唐三中文網 > 小白花式修仙 > 第060章 遠古獸族

第060章 遠古獸族

    “是只小妖呢,黑黑的像只小狗一般。”白如花解開包裹,看到里面的活物時,目瞪口呆。

    哪里有什么黑色類狗小妖,分明是一只通體雪白、周身散發著粉色流光的瑞獸!

    它只有巴掌大!

    “什么情況?”她驚訝極了,“總不能是有人偷梁換柱吧,你先幫它療傷,我救它時它已經一只腳進鬼門關了。”

    “別擔心,它沒有被死氣環繞,問題不大。”紫鳳白伸出右手在瑞獸身上畫了個法陣,下一刻法陣散發出大海般深沉的藍光,將瑞獸包圍。

    白如花把瑞獸吃過的丹藥告訴他,“楚兄應該沒有把小妖變瑞獸的本事吧?”

    紫鳳白道:“大抵只有神能將一只妖質變。”

    白如花意會,貼近他耳畔右手放在嘴邊輕說:“就像你一樣遇見神跡是嗎?”

    紫鳳白答:“不一定,它應該本來就是瑞獸,如果有神跡出現,其它修士應該知曉。”

    瑞獸很快蘇醒,白如花小心翼翼將它抱起,手感太好了,軟軟涼涼,還有奇香。

    她連忙湊近一聞,味道好極了,類似紅山茶混合桂花的香味,沁人心肺。

    “你清醒了嗎?我是白如花,我回到連山了,和紫鳳白在一起,他救了你。”白如花捧著它,原就閃亮的黑眸光波流轉,如灑滿暖陽的湖面熠熠生輝。

    她顯然喜歡這只小小的瑞獸。

    紫鳳白但笑不語,心想她還是喜歡美好的外表,當時其實也嫌棄它是條蛇吧,于是酸酸的說:“殿下可沒這樣抱過我,也沒用這種眼神瞅過我,更別說……”

    “嗯?”白如花偏頭盯著他,想說啥呢?感情還一直遞進,好像很委屈?

    紫鳳白哼道:“就是嫌棄我是條蛇嗎?”

    白如花對著他腦殼就是一巴掌,“老子以前帶著你的時候,可是把你放進衣襟里面藏著掖著,怕你不小心骨頭散了,怕你給吃了,怕你餓死了,你這沒良心的廢物!”

    紫鳳白瑩白的臉頰微紅,好像是這樣子沒錯。

    他唇畔泛起笑意,悄悄瞥了她鼓了許多的衣襟一眼,如果他們不修仙,去凡間住,是不是到了一定年歲就能……咳!

    不可能,她要修仙。

    “那你也要把它放進懷里護嗎?”他又問。

    “應該不會。”白如花答得一本正經,“人生大抵是對首次遇見的人事物會有特別的情感,實不相瞞,你與我初見時即同生共死,我對你的感情比較深厚,希望我們能互相扶持,共登仙途。”

    她是不可能告訴他,當時放他進衣服里面藏著,只是因為她太弱了,無法好好保護他。假如藏在懷里都保不住,那就對不起了,大家重新來過吧。

    紫鳳白垂眸避開她灼灼夭夭的真誠目光,“殿下當時不是說別人遇見的小伙伴都很厲害嗎,就你遇見我這條弱雞,現在可好了,給你撿來一只瑞獸。”

    白如花當時是這樣想過沒錯,但她有沒有說出來,已經記不清楚了。

    “英雄莫問出身,你以前是只弱雞不要緊,我們要直面過去,才能坦對未來!仙獸贈予我一枚仙果,你快點吃……咦?我的果子在哪里?楚兄沒給我嗎?”

    她終于想起鹿子仙果,連忙打開錦囊尋找,翻遍了都沒有。

    “你等下,他應該還沒走,我現在去……”

    “秘笈不是說了嗎,入口關閉后,下個輪回才能進去。”

    “那怎么辦,他應該只是忘了,不會故意貪我的。”

    “貪了也沒關系,你這雙靴子也值當。”

    白如花有些難受,“仙獸給了我一個,我再請仙獸給他一個,咱們一個一個嘛,他的怎么處置是他的事,我是要拿回來給你呢。你吃下去病體肯定能復原,不行,我要去高唐宮。”

    她性子急,說著說著已經站了起來。

    可是小小的瑞獸還在她左手心,突然張開一雙翡翠般眼眸望著她。

    “殿下莫急,聽你的說法,當時情況危急,你又歸心似箭,他大概忘了罷。”

    “我也覺得他不會是昧良心的人,因為仙獸沒要給他仙果的,是我討了一個給他。”

    白如花壓下心中一些慌意,“我想你吃了肯定能洗髓易筋,不用煎熬了。”

    她明知道自己應該平靜,可到底急紅了眼。

    那時她已經死了,是紫鳳白救了她,往后她龍精虎猛,而他氣虛體弱備受磨難。

    她一定要治好他!

    “沒關系,我已經好多了,我們先看看瑞獸吧。”紫鳳白溫聲開解,“它的眼眸居然是綠色的,很純粹的綠,像森林一般,會不會是木屬性的?”

    木生火。

    對她來說非常有禆益,剛好她也愛不釋手。

    紫鳳白笑意溢出黑眸,有紫光一閃而逝,沒入靈魂深處。

    “嗚。”瑞獸嚶了一聲,成功拉回白如花的心思。

    “哇,它的眼珠子比我姨娘禮冠上的老翡翠還要玲瓏剔透呢。”白如花驚嘆,“大概是住了個森林吧。”

    “嗷。”瑞獸掙扎了一下,站起來。

    白如花細細打量它,腦袋圓圓的像貓,兩只耳朵非常大,豎起來很威風;背部光滑無紋路,身體兩側有對稱的流云般的印記,爪子和尾巴也類貓,但是沒有毛發,連細小的汗毛也沒有。

    “你說它以后會不會長出毛發?”

    沒有皮毛的保護,光滑的皮膚很容易很傷。

    “瑞獸應該有自己的保護機制,再說一點皮毛也不能阻擋什么傷害。”紫鳳白伸手輕輕碰了碰瑞獸的小腦殼,首先它得會人語,否則怎么交流。

    殿下可是個急性子呢。

    他又道:“會不會是傳說中的流云獸?”

    白如花雙眼一亮:“別管它是不是什么瑞獸了,我覺得它和我有緣份,如果它愿意留下來,我們過會去跟掌門說說看。”

    她想起仙門有仙門的規矩,她想養小妖也罷,瑞獸也好,都得掌門批準吧。

    紫鳳白充滿興味,“那我們問問它,如果它愿意,就先取個名字?”

    白如花捧起瑞獸正兒八經問它意見。

    瑞獸看了看紫鳳白,眼神自然而然流露出對強者的怯畏。

    白如花以為它因之前受到修士的傷害,見著陌生人感到害怕,笑道:“是他治好你的身體呢,別怕,他很好的,只是對外人才扳起個冰山臉。”

    瑞獸咿吖幾聲,才找著了腔調。

  http://hxwei.cn/xiaobaihuashixiuxian/1248571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