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早餐有了

    清晨,屢屢晨光散在綠色的林海中,讓這片在夜間充滿殺戮與血腥的原始森林,此刻顯得寧靜祥和。

    經過一夜不算太好的休息,蘇炎的精神頭看起來還有些疲倦。

    不過他已經很滿意現在的狀況了,至少他安全度過了這驚險的一夜。

    在石壁前,蘇炎準備舒展下身體在開播。

    他雙腿張開與肩同寬,雙臂伸直,然后開始跳起……廣播體操!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再來一次……

    一套體操完成,蘇炎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學會了形意拳基礎啊,還需要用這種小學生的廣播體操來舒展身體嗎?

    不需要了。

    他開始擺出形意拳基礎的預備式。

    首先并踵站立,兩腳跟并攏,兩腳尖外擺,兩腳的外沿夾角為90度,身體正對前方站立。兩手自然下垂,兩眼向前平視。

    姿勢擺出后轉為兩掌提按,下肢不動,做順式呼吸,兩掌自然提于臍前,兩掌指尖相對,手心向上,隨鼻吸氣,兩手慢慢上升經胸至口,氣通過經脈被肺隔膜壓人小腹,小腹略呈鼓脹,隨即兩掌心翻轉向下,慢慢下移,氣隨掌落;兩掌坐腕,指尖向內相對平放于臍前,目視前方。

    然后接太極式、兩儀式、四象式……

    這種融入身體本能的熟悉感,讓蘇炎一整套動作使下來感覺不到絲毫的滯帶感。

    一套形意拳基礎練完,蘇炎突然發現,原本還有些疲憊的身體,此刻居然輕松了許多。

    “什么情況?”

    蘇炎對這立竿見影的效果感到非常驚訝。

    武學能強身健體,這個道理他懂。

    他前世在新聞里看到一些關于太極的消息,說那些太極練的好的老人,一個個都龍精虎猛身體倍棒,一點都不輸年輕人。

    但老人們那是建立在長時間堅持的基礎上。

    而他這才練完一遍,就有立竿見影效果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蘇炎估計,這要么是這個世界的武學都有這種效果,要么就是系統獎勵的武學是BUG。

    不過不管怎樣,這個結果對他現在的狀況而言,作用是巨大的。

    想到這,蘇炎又繼續練這套動作,看看能不能將身體狀態恢復到最好。

    果然有效果啊。

    才練了兩遍,蘇炎就感覺整個人除了肚子餓造成的影響,其他的疲憊感都消失了。

    不過第三遍練完,效果就感覺不到了。

    他還想著,是不是光練形意拳基礎就能快速增強體質……

    好吧,

    能快速恢復狀態就已經是意外之喜,不能人心不足啊。

    …………

    蘇炎打開系統設備,準備開始新一天的直播。

    經過昨天大半天的荒野見聞,還有昨夜的驚險刺激一幕,看過的觀眾們對他的印象都特別深刻,直播間訂閱只用了一天時間就達到四萬多。

    這對于一個開播才一天的新人而言,是難以想象的。

    有了大量訂閱,蘇炎只要一開播,一些觀眾的手機電腦上立馬出現提示。

    這讓蘇炎的直播間在短短幾分鐘內立馬匯聚了上千人。

    跟他昨天早上開啟直播后半天還不見一個鬼影的情況相比,差距一目了然啊。

    “嗨,小帥哥,你今天的第一次……是我的了。”

    “主播早上好,昨天我都當心了一晚上,就怕又來幾只豺狼虎豹什么的。今天就看不到你了。”

    “小哥哥早上好,倫家還在被窩里就被你開直播的提示聲吵醒了。”

    “主播精神狀態不錯啊,經歷了昨晚一幕,你居然還能睡得這么香嗎?”

    “主播你真牛逼,我只是看了會直播,晚上都睡不好。”

    “就是,我昨晚也都沒睡好,一晚上都在做噩夢。”

    “睡不好+1……”

    看了會彈幕,蘇炎無力的翻翻白眼。

    怎么才開播就來了一波節奏啊。

    “你們睡不好怪我咯?”

    蘇炎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委屈道:“呃,這不能怪我啊,我也是受害者。昨天晚上,其實我也睡得的不是很好。”

    “不過,我不是因為噩夢,而是為了要保持警惕性,不敢深睡,這樣的結果就是經常會被一些小動靜驚醒。”

    果然博同情還是有效果的,彈幕討伐他的風向順變……

    “火火哥好可憐,連睡覺都要擔心被動物吃掉。”

    “現在那些做噩夢的知道自己多幸福了吧,你們還可以做噩夢,主播連夢都不敢做。”

    …………

    果然,賣慘才是王道……

    蘇炎整理下有些凌亂的頭發,對著鏡頭認真說道:“大家早上好,我叫蘇炎,大家也可以叫我炎哥,今天是我進入黃山原始森林的第二天。”

    說著,蘇炎朝昨天設置的小陷阱處邊走邊繼續道:“現在,我們一起去檢驗下,昨天那個陷阱的效果吧。”

    說到這,他輕嘆了口氣:“哎!其實我對這個陷阱能不能捕到動物,已經不抱什么希望了。昨夜的野豬跟豺群可都是從這個方向過來的,他們殘留的氣息很容易驚走這些小動物。”

    “可是,不去看看我又不甘心啊,昨天制作陷阱可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又浪費我不少時間。”

    蘇炎這一番話,讓昨天觀看他制作陷阱過程的觀眾有些無語。

    “我信你個鬼,主播我怎么看你昨天就在那鼓搗了幾下,然后一個陷阱就做好了。這也叫費了好一番功法啊·……”

    “如果炎哥你那都叫費好大一番功夫,那我們制作一個陷阱不是連吃奶力氣都要用沒了嗎?”

    “樓上這都不懂,主播這是在裝13……”

    “強迫癥患者表示舉雙手贊成主播去看看陷阱的情況,否則就像一根刺卡在那,一天都不得勁。”

    “彩票患者表示理解,中不中獎沒關系,一定要第一時間看看結果……”

    一路上還能看到昨天夜晚,動物界殘酷的生存法則留下的真實印記。

    到處都是凌亂的動物腳印,許多雜草上也殘留著血跡,可見昨天那頭野豬是遭到了多么瘋狂的追殺。

    “咦,陷進被觸動了。”

    蘇炎來到陷進旁邊,看到鋪在土坑上面的野草已經四處散開。

    不過土坑里卻沒有小動物蹤跡。

    “沒抓到嗎?”

    雖然對這種結果已經有所預料,不過他心中還是有些失望。

    “嗯,等等。”

    蘇炎看到綁在樹枝上的藤條,活結的一頭跑到了旁邊的一個茂密草叢里。

    他連忙走過去,小心的扒開草叢一看,頓時嘿嘿直笑。

    “你們看,我的早餐有了。”

  http://hxwei.cn/womeixianghuangyezhiboa/1248505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