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萬華仙宗 > 第四十六章 師兄們

第四十六章 師兄們

    現今,萬華仙宗全宗上下共計有門人七百二十六位,其中弟子有六百六十四人,當然也包括何凌風在內。而分管各類宗門事務的長老有三十六人,供奉八人,護法十二人,掌門一正一副共兩人。剩下四位則是太上長老,除了發生重大事件才會出面,否則一般都在龍尾處隱居清修。

    宗門內個人修為實力方面,太上大長老為最高,已修煉至神魂境中期頂峰多年,據說有望在十年之內晉入后期。太上二長老則是于百年前踏入了神魂中期。而太上三長老被困神魂境初期已達三百年,至于太上四長老則是在三十年前才剛進階神魂初期。

    兩位正副掌門均為元嬰后期,掌門陸璣子已是半步神魂境,而副掌門裴清海的具體實力則不可知,只因此人為人低調,也極少有人見他出手,但在門人私下傳言中有說其也是半步神魂境者,甚至比起掌門陸璣子來還要強上一分的。一眾長老與供奉,修為境界從元嬰初期到元嬰后期不等。至于十二位護法,除大護法為元嬰外,其余皆為結丹后期實力。

    而人數眾多的弟子方面,結丹期約有近五十人。筑基期則足有近四百位,但其中有近七成是像何凌風這般的筑基初期。剩下的一百多位都是煉氣期以及半年前才新近入門的弟子。

    ……

    何凌風當日回到宗門時,他的師父王富貴因有要事處理,沒有能及時趕來,就派了大弟子陳蛟龍前來照應何凌風。對于他的幾位師兄,何凌風早在師父前來天一宗看望他的那次便從閑談中得知了。

    大師兄陳蛟龍,如今年約三十五歲,是萬華仙宗西北千里外的開陽城首富陳一念的二公子,乃是王富貴早年進階元嬰并成為長老后不久所收,天生火靈體,拜師時尚只有三歲,而七年前便已達到結丹中期頂峰,如今只怕距離沖擊元嬰已經不遠。

    二師兄張子慕,別看父母給他起的這名字有夠文雅的,就以為他是位玉樹臨風瀟灑倜儻的文人雅士,您要是有機會見了真人,保準覺得對不起這名字。這人啊,別說還真不愧是王富貴的徒弟,也是一十分喜好吃喝的主兒,年紀也就二十三四歲吧,卻已經挺著中年發福之人才有的大肚子到處晃悠了。不過,相貌歸相貌,畢竟人不可貌相這話還是很在理的,張子慕雖然貪嘴了些,平日盡是想著去哪里好吃好喝一頓,每日睡醒第一件事也是先找吃的東西,但在修煉上卻并沒有落下多少,拜入王富貴門下至今修煉十八年有余,修為處在結丹初期,可見其天賦并不差。

    “你三師兄云中天,是個奇才”,這是當時王富貴講到何凌風的三師兄時所說的第一句話,何凌風只是眉頭微抬,表示有些興趣。“別看他只有十二歲,在我這里也只修煉了五年,卻已經是筑基中期頂峰接近后期的樣子”,這是第二句話,何凌風已經被這修煉速度驚得張大了嘴。“而且,他也是門內那位專門教授符道的林長老的弟子,我離開前他剛進階玄階九品符咒師,相當于元嬰初期修士。”這是王富貴說的第三句話,何凌風聽了頓時感覺本來剛要合上的嘴巴徹底僵住了。

    算上何凌風,王富貴一共就收了這四位徒弟。何凌風自然也就成了前面三位的小師弟。

    陳蛟龍首次見到何凌風時,只一眼就瞧出了他這位小師弟只有筑基初期的實力,但是看上去年紀卻已經足有二十歲上下了。如此大的年紀,如此低微的境界,陳蛟龍心底里對何凌風是有些鄙夷的,但面上仍是保持和善微笑模樣,拉著何凌風跑前跑后,為這位小師弟安排一應入門事務,張羅吃住用等一應平日所需,可以說完全做到了身為師兄的模范標準。何凌風涉世未深,心底里對這位剛剛才相識的大師兄印象頗好。

    要說這印象怎么可能不好呢?他的這位大師兄生得人高馬大,肩膀寬闊,面上眉毛粗黑,眼睛也大,一張敦厚的方臉逢人總是擺出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令誰看起來都覺得這人和善老實,是個可結交之輩。

    萬華仙宗內,同一位師父所收的弟子一般都是比鄰而居,何凌風自然也要跟幾位師兄住在同一片地方。陳蛟龍先帶著何凌風前去管事那里領好了宗門弟子服飾,并登記領取了住所的禁制令牌。然后帶著他來到了分配好的住處。

    那是緊鄰著三師兄云中天住所東側的一座小院落,院內正屋坐北朝南,內有里外兩間,外間作客廳之用,內屋則用作寢室,其內也帶有修煉閉關用的密室空間,不過自然不是天一真人那種大手筆的小天地空間,這間密室只是兩丈方圓的普通土木建筑,以機關隱藏在內屋而已。院子東側是一間廂房,西側配有小廚房和雜屋各一間,平日飯食自有宗門的典造坊負責,因此,何凌風進去一看,發現這廚房仿若新建成一般,竟是從未有煙火痕跡,想來上一位主人從未自己動手過。而院落西側靠墻處則是一間茅房。

    陳蛟龍幫何凌風安排好住處后,又帶著他前去拜見兩位師兄。

    他們四位師兄弟的住所呈田字形分布,二師兄張子慕的住所在何凌風的正前方,也就是南面。他跟這陳蛟龍進去時,這所謂的二師兄正在廚房里搗鼓著什么,廚房門口大開著,陣陣濃煙不時從里面翻滾而出,因沒有風的緣故在院內盤旋不散,嗆得猝不及防的何凌風直咳嗽。陳蛟龍眉頭一皺,并不打算進去,在院內大喊一聲“張子慕!你又在燒什么玩意,快快快,你小師弟來了,趕緊出來見見他。”

    “等會,等會,馬上就熟了……”只聽一個略微尖細的聲音有些煩亂急躁地答應著,漸漸低不可聞。陳蛟龍與何凌風便只好等著,可是過了半晌卻并不見人影出來,何凌風有些納悶,轉頭去看陳蛟龍,后者雖然面上有些不悅,但卻仍沒有打算進去的意思,卻是不知為何。陳蛟龍見何凌風有些疑惑,遂解釋道:“你這二師兄別的都好,平日待人也很友善大度,但只有一點如龍之逆鱗一般的禁忌千萬不能觸犯,就是不能打攪他享用美食,包括他在廚房鼓搗所謂新菜式的時候,否則惹惱了他,就是跟師父也敢動手。”。

    何凌風恍然,二人又等了盞茶功夫,就在陳蛟龍也終于等煩了準備再說些什么的時候,一個身材矮小肥胖的人終于從門內走了出來,只見他左手里捏著一根粗長木棍,上面穿著一大塊肥得流油的金黃色肉塊,他旁若無人地猛咬一口,嘴里一邊咀嚼一邊哼哼著,小眼睛都瞇得看不見了。何凌風有那么一瞬間呆呆楞楞地不知道自己該干什么,因為眼前這所謂的二師兄活脫脫就是一小號的王富貴啊。而他大師兄陳蛟龍看著何凌風那呆傻模樣,卻已經在旁邊笑得直不起腰來。

    后來有一次,何凌風耐不住大師兄不斷慫恿再加上自己也萬分好奇,便私下里找機會問過王富貴,他小心翼翼地說“師父,我那二師兄張子慕是不是你的私生子啊?”卻被王富貴二話不說直接賞了他一個爆栗,疼得他眼淚都快出來了,頭上被敲的那地方也鼓起一個包,過了好多天才消腫,此后,雖然心里好奇更甚,卻再也不敢問師父。

  http://hxwei.cn/wanhuaxianzong/1305535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