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萬華仙宗 > 第四十一章 斗狐妖

第四十一章 斗狐妖

    然而,就在這粉色煙霞將將到達何凌風身前三寸時,卻再也前進不得,只能徒勞地在其面前上下翻涌,好似有一堵無形墻壁豎在了兩者之間。

    嫵媚狐妖與何凌風俱都驚疑不已,不過下一刻,兩者就都知道了其始作俑者所在。

    只見,粉紅煙霞與無形墻壁僵持了一瞬,竟徐徐向后退去,而同一時間,從何凌風的胸前衣物內緩緩飄出了一物,就是此前他并未察覺的那卷散發波動保護他識海的錦帛。

    此時,這錦帛籠罩在一片細微柔和的金光中,正向外緩緩展開,其上也開始顯出字跡來。

    因正面相對,狐妖看得清楚,何凌風雖然看不到,卻也不用看便清楚知曉其上內容,早在此物從懷中飄出時他就知道了。正是那次他飲酒誤事,天一真人親自手書并裝裱后送他作警示用的那幅字——“天道酬勤”。

    然而,此刻除了這四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散發金光外,這錦帛周圍竟還有一片金光文字在緩緩環繞旋轉,從中散發出一股讓人心神寧靜無邪的莫名力量。

    “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長養萬物……夫道者:有清有濁,有動有靜;天清地濁,天動地靜;男清女濁,男動女靜;降本流末,而生萬物。清者,濁之源,動者,靜之基;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

    夫人神好清,而心擾之;人心好靜,而欲牽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滅。……能遣之者: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三者既悟,唯見於空。觀空亦空,空無所空;所空既無,無無亦無;無無既無,湛然常寂。寂無所寂,欲豈能生;欲既不生,即是真靜。真常應物,真常得性;常應常靜,常清靜矣……”

    何凌風快速留意了一下,卻不知這文字有何來歷,也不知為什么錦帛上會出現這些金光文字,但想來肯定與天一真人有關。

    而對面嫵媚狐妖的目光甫一接觸到這些金光文字,立刻就尖叫一聲,雙手捂住了眼睛,但從指縫間卻是有殷紅色鮮血流出,竟是瞬間就被金光刺傷了雙目流出血淚來。

    這一下得突然變故,使得狐妖沒法再維持魅惑妖法,何凌風終于能夠行動。他顧不得其他,趁狐妖還沒恢復過來,趕忙從懷中取出王富貴給他的那件金屬性攻擊法寶來,此法寶乃是一雙通體銅色的筷箸,何凌風也不知是由何種金屬性材料煉制而成。不過不愧是以貪口舌之欲出名的師父所為,連送他的法寶都是離不開“食”之一字。

    何凌風在取出法寶后,立刻運轉起《太玄金經》功法,以金屬性靈氣催動這雙銅色筷箸如箭一般并排飛射而出,直奔對面狐妖而去,半途卻是忽然變成一上一下,分別襲向對方面門和腹部兩處要害。

    何凌風催動法寶時乃是全力而為,先前那位走在最前的天一宗弟子慘死時,他便已經對這狐妖恨之入骨,此刻逮著機會自是不肯放過。

    而就在其以筷箸法寶攻擊狐妖的同時,那錦帛也沒閑著,其上原本盤旋環繞的那片金光文字突然按照文字順序化作了三股,如同三條金光緞帶一般,纏繞向了前方狐妖。

    狐妖雖雙眼受傷,但其一雙尖耳卻是異常靈敏,僅憑聽覺就如眼觀一般并無多大影響。而且,她還能以氣息定位到何凌風。

    她聽得對面動靜,就已經戒備起來。此時,銅色筷箸的破空聲她聽得十分真切,柔若無骨的身子當即便向后一仰,躺倒在地,險之又險地躲過了如利箭一般飛速射來的雙箸法寶,緊接著又順勢向旁邊一個翻滾,堪堪避開纏繞過來的金色光帶。

    一雙銅色筷箸齊齊插入背后洞穴石壁,而金色光帶則是自主攻擊,因無人催動,不夠靈活,在一擊落空后緩慢調轉著方向。

    狐妖隨即立刻起身,厲嘯一聲,原本雪白嬌嫩的一雙玉手便化作布滿細密赤褐色毛發的獸爪,漆黑色指尖細長而尖利。看樣子,其本體卻是一只赤狐。

    狐妖不退反進,兩足點地,欺身而上,朝著何凌風殺了過來。

    何凌風匆忙向旁邊跳開,同時急急掐訣,準備施展《太玄金經》中的一個秘法對敵,隨著他掐訣完畢,體內金屬性靈氣急速上涌匯聚于右手之中,化作一支通體金光燦燦的長矛,他擰身彎腰隨手丟出,金色光矛帶起一道勁風直刺狐妖心口。

    狐妖卻是靈活異常,原地向上一縱,身體在半空一個翻轉后,借著下落之勢斜斜俯沖向何凌風,兩只利爪直逼何凌風頭顱而去。

    何凌風在投出光矛后立刻便以心神控制筷箸法寶從石壁掙脫,首尾調轉,從后方又急速向著狐妖襲來。

    此時,何凌風眼見狐妖的攻擊比其快上一分,便急中生智,以身犯險作誘餌,故意使自身氣息混亂波動并露出驚慌之色,裝作來不及躲避的樣子,卻在暗中催動土屬性靈氣,施展《地元真訣》中的“土御術”硬化皮膚防護自身。

    狐妖此時若是求勝心切不顧身后襲來的法寶威脅繼續攻擊,何凌風雖會受傷,但在土御術防護之下卻不會有多大威脅,而緊追其后的那雙筷箸法寶則會擊中狐妖,形成反殺之局。

    但狐妖一族生性狡猾多疑,機敏異常,也不是吃素的,而且這一族本就十分膽小惜命,不到生死關頭通常不會冒著以命搏命的風險與人對攻,因此何凌風的這一計反而并沒有奏效。

    狐妖見得何凌風慌亂,本想立刻取其性命,但察覺到身后法寶動靜,卻是在半空中強行扭轉身形,一個鷂子翻身后橫向移開了去,那緊追襲來的筷箸法寶貼著其一縷如墨青絲疾速劃過,斷開的青絲飄落地上后,沒了妖術支持幻化卻是現了原形,化作一撮赤褐色毛發。

    何凌風對敵經驗本就極少,又遇上這樣狡猾的對手,頓時大感頭疼。

    但好在狐妖一族普通族人專擅魅惑迷魂之術,卻是在殺伐之術上落了下乘,而赤狐妖正是屬于狐妖一族的普通分支族群。只有其王族才在殺伐之道上也有精研,將迷魂之術修至高深處,進階為妖幻之術,以幻境滅敵神魂于無形。

    可是,眼前這狐妖再怎么不擅殺伐,其妖丹上階實力卻是實打實地高出何凌風這個煉氣后期兩個大境界的。。

    何凌風雖因五行靈根的特殊,擁有遠超常人的渾厚靈氣,隱隱堪比結丹初期修士,但畢竟只是在靈氣數量一途上。

    在沒有真正結成金丹到達這一境界時,不僅因丹田靈氣質的差別,在施展同樣術法時其威力有明顯的強弱差別,而且在對敵手段上也少之又少,如操控法寶時只能進行簡單的物理攻擊,不能附上秘法加強法寶威力;對敵所用術法也多為簡單的靈氣化形攻擊之法,就像先前何凌風投出的光矛一般,多是化作此類鋒銳尖利的兵刃來傷敵。

  http://hxwei.cn/wanhuaxianzong/129066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