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萬華仙宗 > 第三十七章 天一真人出手

第三十七章 天一真人出手

    于是,我又立刻捏碎了師尊給的挪移符逃到了五百多里外,并將各種掩藏氣息的手段都施展了出來,一路不計代價地飛遁,方才趕回了宗門……”

    如此危險之事,風無塵卻說得較為平淡,并沒有將個中兇險全部道出。既然現今在天一真人妙手之下,已經沒了性命之憂,他便不愿和盤托出讓妹妹太過擔心。

    饒是如此,風靈兒還是聽得心潮激蕩,纖纖玉手拍著胸口大呼“好險,好險……”

    何凌風聽完卻是眉頭微皺,想得更多,思慮較遠,他向風無塵問道,“如此兇險……無塵大哥,既然這什么莽厄上人為了尋仇已經盯上了你,那你之后若是再次出行豈不是危機四伏,萬一又遭遇此人恐怕就沒有這次這么僥幸了,你又打算如何處理此事呢?”

    這近兩年間相處下來,何凌風對風無塵也算了解較多,知道后者乃是心氣較高之人,渴望能夠在修真界闖出一番成就來,為了聲名地位不會就此一直躲在天一宗不出的,故而才會有此一問。

    風靈兒一聽何凌風所問,以她的機敏稍加思考后自然也反應了過來,于是也向著哥哥投來關切問詢目光。

    風無塵聞聽何凌風所言卻是低頭沉默不語,目中光芒微微閃爍,顯然也是陷入兩難境地。

    就在石室大廳中陷入沉默安靜之時,卻是天一真人當先開口。

    “此事無妨,就由我來解決無塵徒兒的后顧之憂吧。

    修真界,無論正魔之道,一般都有不成文規定,小輩爭斗,生死有命,全憑實力說話,老輩一般都不會隨意插手,就算插手也要做得隱秘之極,不然會被兩道所不齒。

    既然滅了小的追出來老的,這莽厄上人破壞規矩在先,我也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前去討個說法。

    待我在此處為無塵療傷半月完畢后,我便親自前去會一會這老怪。”

    天一真人表情嚴肅,目內金光隱隱,似乎已然動了真怒。

    “師尊……”風無塵張口本想說些什么,但卻被天一真人揮手制止了。

    只聽他說道,“我意已決,你不必多言。此事不僅關乎你他日傷好后在外行走時的安危,也涉及我天一宗門派威信之事,我若是不出手,日后隨便一些阿貓阿狗豈不是都可以欺負到我天一宗頭上。在我開宗立派之初,就曾定下規矩,門中之人都不得主動招惹是非,但若是被人欺負到頭上了也要奉還回去。”

    天一真人雖如此說,但風無塵心里清楚,這是師尊對他好,但又不想讓他覺得自己欠下了太多恩情。

    隨后,天一真人起身暫時離開了洞窟石室,讓幾個小輩之間方便交談。

    何凌風與這兄妹二人就風無塵的遭遇又聊了小半個時辰,隨后,他與風靈兒怕影響到風無塵療傷修養,便準備告辭離開。此時,恰巧天一真人回返,在征得其同意之后,幾人約定此后每日同樣的時間都來看望風無塵一次,好陪他聊天解悶。

    在知道風無塵只需時間休養就能痊愈后,何凌風終于能靜下心來修煉,此后的半個月時間,他除了每日跟風靈兒乘坐青云飛鳶去寒水峰看望風無塵外,都在平靜的修煉生活中度過。

    何凌風繼續以《太玄金經》的秘法將金屬性靈氣進行二次淬煉,半月下來,丹田分氣海內的金屬性靈氣又增長了一分。照這個速度下去,再有兩個月左右便能使之盈滿此分氣海,而后就可以開始水屬性靈氣的二次淬煉了。

    風無塵也如天一真人當日所說,在半月之期剛到后就結束了在寒水峰的療傷,轉而回到了自己住處靜養。說是靜養,其實指得不是安靜休養,而是不能修煉功法,動用靈氣術法而已,因此,何凌風與風靈兒便每日前去叨擾。

    風無塵因不能修煉,整日無事可做,便教一有空就來看望他的何凌風下棋,教會后,兩人便時常以對弈消磨時間。

    何凌風初涉棋道,加之風無塵本就棋藝高超,故而何凌風起初往往十戰九敗,這能勝的局還是風靈兒從旁支招才勉強贏下。剛開始的四五日戰績慘不忍睹,但他毫不氣餒,秉著學習觀摩的心態繼續死磕,也不再讓風靈兒插手。在對局中,何凌風暗暗觀察和揣摩風無塵每一步落子的用意,不求一局之勝負,只求這一局能有所得,在又一次一連三日全敗之后,終于以半子之勝險險拿下了一局。此后,何凌風雖仍是輸多勝少,但他漸漸對棋道有了些許領悟,棋力依然緩慢進步著。時不時也能以微小優勢贏下一局。

    而在此期間,天一真人則在某一個清晨,悄然一人從后山駕馭那件畫卷樣的飛行法寶離開了天一宗。

    十多日后,羽恒洲邊界之地,接近莽荒妖域的一片蔥郁密林上空,在橘紅色的夕陽晚照里,兩個人影正斗在一處。

    其中身形較高的一老者身著玄黑色道服,模樣清瘦,白發束成道髻,不是天一真人還會是誰。此刻,他手持一把銀白拂塵,一揮一收間便幻化出萬千金色光波,浩浩蕩蕩,耀眼奪目。

    而另一人則彎腰駝背,一身灰衣,皓發披散,兩條尨眉垂下半尺,卻正是風無塵之前提到過的為徒弟尋仇的莽厄上人。。

    他此時正雙手握住一把寬背金刀,出手時而緩慢無聲,勢大力沉,時而又迅疾無比,刀身帶起道道殘影,伴之銳利嘯聲。此人偶爾還將金刀拋飛出去,化作一道金色流星般直擊對方丹田、頭顱等要害。但都被對方隨手輕揮拂塵,一一輕輕擋下。

    兩人只不過才交手半盞茶時間都不到而已,但莽厄上人已經心中震驚不已。據他了解,與他爭斗的這天一真人應該也是神魂境修為才對,而他兩百七十余年前便已經是神魂境中期實力,五年前他感到固步不前的修為有所松動,因此便閉了死關參悟,半年前終于有所突破,晉入了神魂境后期,爾后他又花費些時日鞏固修為,前些日子方才大功告成。

  http://hxwei.cn/wanhuaxianzong/128342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