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萬華仙宗 > 第三十四章 ?出事

第三十四章 ?出事

    從剛來到天一宗時尚未開靈的少年,到步入這第二個夏天,已成為煉氣中期修士的何凌風,此時又開始了新一個階段的修行。

    何凌風按照《地元真訣》、《太玄金經》、《水龍引》等功法中的對應秘法分別開始進行五行各屬性靈氣的第二次淬煉,并且繼續吸納靈氣煉化,使得提煉了兩次的各屬性靈氣再次盈滿丹田。

    這第二次靈氣淬煉并沒有任何特殊之處,只是將第一次淬煉得到的靈氣進一步煉化提純,完成后提煉后的靈氣往往只有先前的三分之一到一半不等。因此何凌風修煉的速度,有了明顯的降低。

    夏去秋來,冬過春至,在天一宗內平靜修煉的何凌風已經度過了自己的十五歲生辰……

    就在陽春三月剛剛到來不久,在何凌風以《太玄金經》的秘法將金屬性靈氣二次淬煉,尚只積累到丹田多一半的時候,在某一個晌午,屋外突然傳來了急攘攘的吵鬧動靜。剛結束早間的修煉,從密室入口出來,步入屋內正準備吃飯的何凌風不由眉頭一皺,轉身出了內屋。

    此時的何凌風,身穿一身玄青長袍,頭發梳理齊整光亮,在頭頂以月白色發帶束扎,兩鬢和腦后各有長發順著發帶垂落,看上去頗為瀟灑。

    何凌風如今身上稚氣雖未全部脫去,卻已經身高五尺有余,除了膚色依舊有些黝黑外,無論是濃黑的眉毛,還是充滿堅毅神采的眼睛或是挺拔的鼻梁等五官,都已經能看出他身上頗有幾分成大事者的沉穩隱含其中。

    外面的吵嚷聲時高時低,斷斷續續,卻是一個少女的帶著哭腔的聲音傳來,柔美悲戚中透著急切:“……何凌風,你快出來,快點啊……嗚嗚嗚……我哥哥他,他出事了……打得元氣大傷……你們別攔著我,快放我進去……修煉又怎么了,又不是閉死關……嗚嗚……”除此之外,還有替他守護院落的天一宗弟子的阻攔之聲。

    何凌風已經聽了出來,正是風靈兒的聲音,他在辨別出聲音后立刻一個箭步沖了出去。

    何凌風打開院門,只見一身白衣的風靈兒已經哭得梨花帶雨,往日精致白皙的面容此刻卻一片慘白,頭發也有幾分散亂。后者看到他終于出來,卻是顧不得少女該有的矜持,直接撲到了他的懷中,嬌軀顫抖,兀自哭泣不止。

    何凌風措手不及,卻是呆愣了那么一會,原因無他,只是他在這兩年中雖與風靈兒走得越發近,關系也愈好,但還從未有過擁抱彼此這等親密動作。以他在情感之中的木訥,加之還有他人在場的導致的尷尬羞澀,卻是不知接下來如何是好。

    而守門的兩位天一宗弟子見此,卻是先行退去,不想打擾到他們。

    不過,他也不是完全像風靈兒平日稱呼他的那樣,真是一塊“呆木頭”,他在初時的尷尬與不知所措后,猛然想起風靈兒先前在門外吵嚷時所提到的一個關鍵事情,她哥哥出事了,而且似乎還是受了重傷。

    風靈兒的哥哥即是風無塵,兩年前便已經突破至元嬰境界,一年期又擔任了天一宗的外事長老一職。這兩年他除了外出歷練與處理天一宗與外界相關的一些事務,平日經常在閉關修煉,在元嬰境界上也早已穩固下來,修煉的幾門秘術也有所精進。

    這兩年,何凌風也在修煉之余聽聞到了更多關于玄鶴洲修真界的事情。以他的了解,按理說,在玄鶴洲這樣的地界,除了幾個大門派的祖師或是太上長老這一級別的神魂境強者,像風無塵這般元嬰級別的修士已經算是少有敵手了。

    更何況風無塵還是在玄鶴洲宗派勢力中數一數二的天一宗擔任長老要職,更是赫赫有名的“玄鶴雙絕”之一——素有“天龍金絕”之稱的天一宗開派祖師天一真人的關門弟子。

    在玄鶴洲甚至臨近的幾個洲,任何有實力能將風無塵打成重傷的人在出手前也要先掂量一番,考慮清楚能不能擔待下來后果才是。所以,風無塵怎么就會突然出事呢,究竟是誰如此囂張,這其中怕是還有隱情。

    何凌風眉頭緊皺,心思電轉,下意識地拍了拍風靈兒后背與肩膀,柔聲問道:“靈兒,別哭了,快告訴我,風無塵大哥到底出什么事了?”

    許是何凌風這幾下下意識的動作安撫了風靈兒的情緒,后者聞言抬起了滿是淚水的臉頰,淚眼婆娑地說道:“我哥哥他前幾日帶著幾個宗內弟子外出去為宗門處理一件事情,今日早晨就他一個人突然滿身是血的飛遁返回……”說到這里,風靈兒又忍不住啜泣幾聲,何凌風趕忙拿出絹帛替她擦去眼淚。

    風靈兒緩了緩情緒,繼續說道,“我哥哥在天一峰山門落地后,還未及說明情況,就昏迷了過去,隨后就被在山門執勤的弟子送到了宗主那里。宗主又派人將此事告之于我,并且通知了天一真人,而且還請來了專事醫道的魯長老親自救治。

    我從師尊那里匆忙趕來后,但見哥哥滿身血污,臉色鐵青,眉頭緊鎖,幾乎擰成了疙瘩,登時我就被嚇壞了,腦中一片空白。好不容易恢復了些,又聽魯長老說,我哥哥除了內外傷嚴重,還中了一門奇怪的秘術,使得識海動蕩,十分危急,恐有性命之憂,他除了幫忙穩定內外傷外也別無他法。我擔驚受怕,幾乎暈厥。

    恰巧此時天一真人也趕來了,他匆忙查探了哥哥的傷情后就直接帶哥哥去了寒水峰那里,說是要借助山峰內部的萬年寒泉來為哥哥醫治識海創傷,叫我們不必擔心。他們這一去,也不知道需要多久,能不能醫治好哥哥,會不會留下隱疾……我越想越怕,一時六神無主,驚慌擔心之下,不知該怎么辦,就想到了你,于是急忙趕來這里,順便把此事告訴于你。”

    風靈兒此時雖不再哭泣,嬌軀卻仍還在微微顫抖。平日活潑任性,性格頗有幾分強勢的她如今卻是一副楚楚可憐的嬌弱模樣,足可見她心中擔憂害怕得緊。畢竟她與風無塵兄妹情深,而且似她這般越是要強之人,越是甚少依賴別人,但其內心的柔弱之處卻是比之常人更加脆弱,對于極少的一兩個她所依賴的人也就特別地在乎。

    何凌風自來到天一宗后,平日除了在天一峰后山修煉,在宗內也不經常走動,除了天一真人與風無塵兄妹二人之外,幾乎就再沒有熟絡之人。而在這近兩年時間的相處里,他與這兄妹二人雖不是一家人,卻已經勝似一家人。此刻,突然聽到風無塵受到這等幾乎致命的創傷,他也萬分擔心。。

    但見到風靈兒這般害怕,他還是強作鎮定,柔聲細語地安慰起風靈兒來。

    “想不到無塵大哥竟是出了此等之事,我也很是擔心,不過,既然有天一真人親自出手,我想不會有事的。靈兒,無塵大哥他不是常說天一真人高深莫測嗎,而且你也知道,我也是常受真人前輩教導的,多少也知道一些天一真人的強大之處,他既然親口說不必擔心,那肯定是能夠醫治好無塵大哥的,你就放心吧……”

  http://hxwei.cn/wanhuaxianzong/127893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