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萬華仙宗 > 第十九章 焦急

第十九章 焦急

    也不知何凌風面上紅霞真是晚霞照影,還是自身所有,或者兩者皆有。

    只知道這一日,何凌風在八角觀景亭里直站到皓月升起,群星閃耀,山頂之處有了夜晚寒氣,方才回身折返。

    回到自己所住的院落,何凌風喚來侍應他的天一宗弟子,叫其送來了晚間飯食。

    何凌風吃得極慢,一邊吃一邊還在想著當日下午,在后山遇到的那個喚作風靈兒的小姑娘。

    那嬌俏可愛的倩影,那如墨青絲,那平添幾分靈動的飛仙髻,那明亮星眸,那彎彎柳黛,那抿嘴輕笑時的淺淺梨渦…

    一應美好之處,一一在他眼前浮現。

    少年人特有的朦朧情愫籠罩了他,他沉于其中,喜悅、羞澀、期待…一應情緒俱都混合一處,在他未經多少紅塵歷練的純真心靈里,潮起潮落般洶涌翻騰,將他的心塞得滿滿當當。

    他的心再裝不下他物,味蕾似也無法觸及,直叫他覺得今晚的茶飯寡淡而無味。

    飯后,他一手支撐著下巴,坐在桌前發起呆來。

    研讀天一真人給的《天華道經解注》之事,自然也被他忘得一干二凈。

    夜里,他輾轉反側,卻是難以入眠。直到三更過后許久,方才昏昏沉沉睡去。

    第二日清晨,何凌風悠悠醒來,起床后稍加洗漱,清涼之水滌面,內心方才稍稍平靜。

    他想起昨夜竟是忘記讀那古書,一拍腦袋,心中暗惱。隨后他草草吃了早飯,坐下來自懷中掏出那本《天華道經解注》,開始翻閱起來。

    不過,因心境原因,他看得倒不如之前那般入神,一個早上也就看過了寥寥三頁。至于弄懂了幾分,連他自己也估摸不來。

    就這樣,待到正午之時,他收起書籍,叫侍應弟子送來了午飯,也是草草吃過。

    而后,他一路小跑,直奔昨日那座觀景涼亭,期待著能再次遇到那個粉雕玉琢,可愛靈動的小姑娘。

    他到達之后,卻發現周圍一個人影皆無,心里不由一陣失落。

    但隨即轉念一想,那小姑娘也許正在吃午飯,也許正在來的路上,也許有別的事情耽擱…總之,都是一些自認為合理的理由,以此安慰自己,復又坐下來一邊賞景一邊不時回頭觀望來路。

    他卻忘了,風靈兒在昨日與他分別時,卻并未和他約定過今日再來此處玩耍。

    獨自等待的時間既漫長卻也短暫。漫長的是難熬,要等的人遲遲不來;短暫的是,大片時間轉眼即過,要等的人卻依然不見影蹤。

    一個下午就這樣在等待中悄然流逝,傍晚到來,傍晚又過去。而后,日沉西山,天色漸黑,直到星月降臨,照耀塵世。

    何凌風的心自申酉交替之時,便開始逐漸焦急,逐漸失落。一直未見要等的人,此時更是有些失魂落魄。

    她今天不會來了吧,也許有什么事情忙不過來。興許明日她又會到來吧…何凌風這樣想著,轉身步履緩慢地走了回去。

    在這樣的心情下,就算看起來可口的晚飯自然也被他淡而無味。

    夜里睡不著,他便拿出那本《天華道經解注》消磨時間,直到昏昏欲睡,他不忘將之收好,方才翻身睡去。

    第三日,他早早醒來,吃過飯后卻是直奔八角觀景亭,他怕風靈兒可能在早上到來,自己中午再來,反倒會與之錯過。

    枯等一日,卻是依然不見她到來。何凌風悻悻然回到住處,也不知這一夜是如何度過的。

    待到第四日,何凌風醒來時,才發現自己竟是趴在桌子上睡了一夜的。他復又去亭內等了一天,卻是依然不見。

    如此三日折磨下來,他的內心反倒沒有一開始那般焦急了。

    冷靜下來的何凌風心想,風靈兒即是能來這后山之處,想必也是天一宗有頭有臉人物的親屬家眷之類。

    后山就這么大,這樣的話,總會有再見到的一日,因此不再迫切地想要立刻見到她。

    心境既已平靜,這一日晚上,他便專心看起了那本道經解注,直到三更過后半個時辰左右,方才熄燈睡去。

    第五日,他早起繼續鉆研《天華道經解注》,只在未時過半才去八角亭轉悠了一個時辰以作休息。

    當然,何凌風也是想借此碰碰運氣,不過,依然還是沒有見到那位風靈兒姑娘。他也不著惱,回去后繼續勤讀不輟。

    一夜無話,到得第六日以及之后的兩日,何凌風依舊如前一日一般度過。

    但待到天一真人走后的第八日傍晚,他又開始變得稍微焦急起來了。

    只因天一真人離開時的那日傍晚曾說過,短則五日,長則十日,他既會歸來。而如今整整八日已經過去了,他自然開始擔心起來。

    第九日,何凌風照常翻閱道經解注,只是,心中對天一真人的擔憂不由增加。

    第十日,也是天一真人所說期限的最后一日,何凌風自早起之后,時刻都在等待天一真人到來。

    但直到中午,天一真人還是未見回返,何凌風的心也隨著時間推移愈發焦急擔心。

    而后,未時,申時也在惶惶等待中飛快度過。

    酉時過后,仍是未見。

    何凌風已無心思顧及晚飯,他急匆匆出了屋門,直奔天一真人住處,在院子里石桌旁的圓柱石凳上坐下等待。

    戊時眼看將盡,何凌風再也坐不住了,他站起身來在院中著急地來回踱步。

    守護院落的天一宗弟子不理解何凌風為何如此焦急,他們自是不知天一真人此番外出是作何事。

    但天一真人喜好游歷八方,時常外出,一月幾月的不見蹤影也是他們司空見慣了的,因而他們卻并不擔心。

    何凌風卻是無法與之明說,只能獨自心急如焚。

    過了亥時,何凌風等之不到,想尋人幫忙去找天一真人,但方才想起真人外出為他尋找開靈之物時,并未言及要去往何處。

    而且,偌大的天一宗,他卻也沒接觸認識過幾人,除了天一真人外,就只有風無塵與他還算相熟。

    但風無塵自上次與他一同回來后,便閉關沖擊元嬰去了,何凌風已經十多日沒有再聽到他的消息了。

    但他決定第二日早上若是仍不見天一真人歸來,就去風無塵處碰碰運氣,看看后者閉關如何了,能不能有什么辦法通知到,而又不打攪其閉關。

    主意已定,何凌風又等待了一會,直到子時過半,方才帶著焦急心情返回了住處。輾轉反側又折騰了一會,才堪堪睡去。

    第十一日,何凌風起了個大早,也顧不上洗漱吃飯,火急火燎地便沖到了天一真人住處,詢問守門弟子,仍是未歸。

    何凌風又一路向風無塵住處奔去,他剛來到天一宗時便是在風無塵處暫住,因而路途還算熟悉。

    不多時,他就找到了地方。

    一間白墻青瓦的院落,大門開著,院內一間正屋與兩間廂房順著大門一字坐落,兩側是些雜屋之類。

    何凌風著急之下也不打招呼,就沖了進去。他看也不看,直奔正屋而去。

    何凌風左腳剛跨進門檻,右腳尚未落地,身形也還未站穩。然而,看得屋內情形,卻是不由一呆。

    只見他兩只眼睛瞪得老大,腳下猛然頓住,卻是差點絆倒在地。

  http://hxwei.cn/wanhuaxianzong/1278932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