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萬華仙宗 > 第一章 少年凌風

第一章 少年凌風

    清晨,日光漸起,在一片浩渺的湖泊水波上,茫茫霧氣正在散去,間或有幾只水鳥的鳴叫聲次第響起。

    這時,在一叢青綠的蘆葦中,有一條小船吱悠悠地劃了出來。

    劃船的乃是一位膚色黝黑,又高又瘦的少年,約摸總角年紀。

    他一邊搖槳一邊唱著不知名的漁歌號子,歌聲嘹亮中又帶著幾分少年人特有的稚嫩,在青碧色的湖水上飄蕩,不時引來群鳥呼應似的啼鳴,倒也別有一番人間仙境之感。

    而在他身后的魚簍里已經塞滿了各色鮮活的魚兒,看來又是一個收獲頗豐的早晨。

    少年姓何名凌風,是湖西岸小村莊中一戶普通人家的孩子。自從父親幾年前得了重病去世,母親也日漸年老體衰,如今家中只靠他一人打漁為生。好在他勤儉持家,日子倒也過得衣食無憂。

    這一日,何凌風跟往常一樣早起打完魚,準備拿到十幾里外的小城集市上去賣掉。他一邊將船劃向岸邊,一邊想著賣了魚去給母親買點藥順便再買些米面布料等雜物家用。

    母親昨夜里許是著了涼,老毛病又犯了,咳得厲害。這病是自打父親去世就患上的,附近的郎中都瞧遍了也不見好,沒法子,治不好就只得每次發病都用藥控制著,倒也無什大礙。

    他心中正想著這些瑣事,冷不防身后上空傳來一陣銳嘯,緊接著就是噗通一聲,好似重物落水之聲。

    他一驚之下猛然回頭,只看得見一雙底朝上的靴子正逐漸沉沒于水中。

    這是有人落水了?他不及細想這人是從哪冒出來的,便撇了槳一個猛子一頭扎入了水中。

    不多時,他就在水底看到了一個身材矮小很是肥胖的人,躺在被攪得有些渾濁的泥沙中。

    他剛要去拖那人,那人卻自己動了起來,肥胖的身子在水底卻靈活異常,游向他并將他一把抓住,兩腿一蹬,極為迅速地向上游去,反倒是將他拖上了船。

    而后,那人將他放在一邊,自顧自仰面半躺在船板上,頭偏向一側,嗆吐出了幾口水來,然后眨巴著小眼睛,便自己坐了起來。

    “他娘的,被陰天梟那王八羔子追了三天三夜,總算是逃脫了,卻不成想連日逃命真元損耗過大,一口靈氣運不上來,小命差點葬送在這湖里了。”

    “唉……可憐我王富貴修道半生好不容易初窺仙門正要登堂入室,不成想,哪來這般晦氣,出門找個仙材都能被人追殺……”

    那人還在自顧自地嘟囔著,何凌風卻站在一旁微微皺眉不知所措。

    只因這個叫王富貴的人張口閉口仙啊道啊的,讓他聽得一頭霧水,心想這人莫不是嗆了幾口水連著腦子也進水了吧?盡說些仙啊靈啊的胡話,難不成以為自己是個神仙?

    這邊何凌風還在腹誹這人是不是腦子壞了,那人卻突然住了口,開始上上下下仔細打量起他來,瞇縫著的小眼睛中仿佛有銀色電光一閃而逝。

    那人越看越是一臉嚴肅,最后卻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天不亡我,天不亡我萬華仙宗啊!真沒想此番因禍得福,機緣巧合之下竟讓我找到了身懷仙靈玉體之人。哈哈哈,這下有救了,有救了……”

    何凌風只覺莫名其妙,剛要說些什么,那名叫王富貴之人卻一躍而起,疾風迅雷般探出左手來,一把抓住何凌風的左手腕,右手食中兩指并指如劍搭在了他脈管上。

    “沒錯,脈象雄渾厚重沉穩有力,其內先天之氣自行運轉,循環往復生生不息,正是仙靈玉體之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那人只顧兀自興奮大笑,卻不想手上力道隨之一緊,何凌風頓時疼得齜牙咧嘴。

    “喂,能不能放開我,很疼的”何凌風都快要哭了。

    王富貴聞言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縮回了雙手,開口道:“小友海涵則個,實在是天大的驚喜把老夫我樂壞了,亂了分寸,亂了分寸。我想小友賠罪。”

    他一邊說著又一邊興奮得直搓手,一雙小眼都快擠成了一條縫。

    何凌風一齜牙,隨口說著“罷了罷了,也沒什么要緊的。”只是看那揉著手腕的痛苦表情,怕是自認倒霉了。

    “對了,我還沒問你是怎么一回事呢,奇了怪了,我剛劃船過去附近半個人影都沒的,你這好端端一個大活人是打哪冒出來的啊?還直接一頭栽進了水里?”

    王富貴聞言冷哼一聲隨即開口道“老夫乃龍華山萬華仙宗長老,此番外出辦事途中遭遇賊子追殺才淪落至此。”

    王富貴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嘿嘿一笑話鋒一轉說道:

    “不說這些晦氣事了,倒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要不是我被人追殺也不至于見到小友你這塊寶啊,真乃天造之才啊。小友有沒有興趣拜入我門下,加入萬華仙宗啊?日后勤加修煉必能成威震一方的仙道大能,如何?”

    “這……我都不懂仙啊,道啊的是什么?是不是指神仙啊?村口教我們識字的老王頭常給我們講一些神仙上天入地,焚山煮海,大戰妖魔之事。是不是我跟你去那什么仙宗也能做到這些啊?”何凌風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臉憧憬地問道。

    “咳咳,要說修煉有成的大羅天仙確實能辦到這些,不過修仙一途,絕不能好高騖遠,講究循序漸進穩扎穩打。只有根基堅實之輩方能于道途走得更遠,他日或可成就大道。

    而初入仙門的凡人,修的就是根基,乃以淬體除垢,煉丹修道,練氣修神為本,在此之上才有求問長生之可能……

    總之修仙一事,長路漫漫,只有心智堅定之人才能有所成就,一般人終究歸于黃土。”

    王富貴摸了摸額頭,解釋了一番。

    “求問長生……歸于黃土……”

    何凌風聽到此處,不覺想起了父親的死與母親的衰老,思緒不由地又回到了父親去世那日。

    八年前的一個黃昏,病重的父親躺在家中陳舊的木床上,身體顫抖,冷汗如雨。母親和六歲的他圍在床邊,母親一邊不停為父親擦拭著汗水,一邊低低啜泣。

    臥病在床一個多月的父親此刻面白如紙嘴唇干裂,喃喃地說著什么,他和母親湊近了也沒聽清。

    就這樣過了一刻鐘左右,父親突然頭一歪胸口起伏越來越小,幾個呼吸間就徹底沒了動靜。

    母親終于壓抑不住放聲嚎啕大哭,但他幼小的心靈尚不懂這是怎么了,卻隱約覺得躺在床上的父親好像離他越來越遠,跟他不在一個世界了,他看母親哭,自己也跟著鼻子一酸,不由哇哇大哭了起來。

    那時,夕陽剛帶著最后一絲光輝徐徐落入西山。天色漸漸隨之暗下來,而后便有點點星斗出現在藍黑色的夜空,閃閃爍爍,有明有滅。

    母親流著淚在屋里為父親梳洗換衣準備后事,他站在院子里望著滿天星辰,不知所措,這是他第頭一次面對死亡。

    后來他這般問過母親:

    “娘,人都會死嗎?你也會死嗎?我將來也會像這般死掉嗎?”

    “會的,人都有一死,這是世間常理。”

    “娘,我怕,我不要死,我不想死。”

    “傻孩兒,你還這么小,死還是好久好久之后的事。”

    “可是,好久好久之后,我還是會死啊。”

    “唉,你還小,等你長大了,懂事了就不怕了。”

    ……

    “咳咳,怎么樣,小友可愿隨老夫踏入修真界,求道成仙啊?”

    王富貴習慣性地搓著雙手,笑呵呵地問道。

    思緒被拉回現實,何凌風感慨萬千,心中又暗自思量起來。

    我何凌風真的可以擺脫生死,得道長生嗎?

    若是此生做個凡人倒也罷了,百年后終歸也是一抔黃土。但若是放手一搏修仙練道,雖說前路未卜,當中兇險猶未可知,卻好歹有個長生的希望在,就算到頭來修道不成長生無望,無非也就是一死。

    況且,多少凡人能如我這般有此機緣,怕是想要修仙都無門而入……如此想來,機會難得,何不試上一試呢。

    只是,母親尚在病中,而且也不知能否帶母親同去,如若不行,卻又如何是好,我總不能撒手不管做那不孝子……

    算了,還是先問問再說,若是能同去自是最好,如若不然,那我就先為母親盡孝之后再去往仙宗修煉。

    想通了這些,何凌風按捺下翻涌的思緒,深吸一口氣,隨后鄭重地道:

    “弟子,愿意……”

  http://hxwei.cn/wanhuaxianzong/1254679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