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全時空星盜團 > 第81章 如云戀愛了

第81章 如云戀愛了

    回公主府的路上百感交集,這里算不得他真正的家,只是當做離開皇宮的跳板。

    可是,最后發現,只有這里最讓他心安。

    令狐蘇乘著皇宮的鸞轎,晃晃悠悠好半天才回到公主府。

    公主府緊閉著大門,令狐蘇不敲門,想要給他們一個驚喜,直接躍墻而入。

    府里各處如舊,很干凈,看來,阮冰蘭管理得不錯,并不會因為主人不在而有所忽視。

    令狐蘇散步般走著,突然看到遠處的湖心亭里有兩個人相依相偎,定睛一看,這不是如云和成瑾么!

    令狐蘇嘿嘿一笑,輕功無聲,悄悄地踏著湖面。

    “成哥,不知道公主什么時候回來。”

    “自從公主走了,這座公主府仿佛沒了靈魂的破宅子。唉,我們要拖到什么時候呢?”

    如云扭扭捏捏地離開成瑾的懷抱,回:“必須等公主回來,否則,你就找其他女孩子吧!”

    成瑾立刻堆滿一臉笑容,說:“放心,我只喜歡你,等到公主回來,我會親自去提親的。”

    如云是令狐蘇最貼身的丫鬟,自然不同一般。

    “咳咳!”

    令狐蘇咳兩聲,嚇得成瑾猝然回頭,正好看到令狐蘇扒在欄桿上,百無聊奈地聽了好一會兒。

    “我說,你們兩個太投入了吧!我都聽這么久了。”

    這話一出,如云和成瑾都臉色慘白,依次跪下去。

    “殿下,這不關如云的事,是屬下的錯。”

    “何錯之有?”

    “屬下不該勾搭殿下身邊之人,屬下認罪。”

    令狐蘇故意收斂笑容,讓人看不出他的想法,問如云:“如云,你怎么說?”

    如云躊躇片刻,一咬牙,說:“公主,奴喜歡成瑾,已經私下里定了終生,請公主成全。”

    令狐蘇說:“你們可知,我可以定你們死罪。”

    “我們知道,但是殿下,我們是真心相愛的。”

    “好,成瑾,如果你們只能活一個,你選擇誰。”

    成瑾沒有猶豫,脫口而出:“殿下,屬下愿意為殿下而死,請放過如云,她是個單純的女孩子,什么都不懂。”

    “不,公主,我去死吧!成瑾是被奴勾引的,他,他……”如云說著說著就落下淚來,哽咽不止。

    令狐蘇心里咯噔一下,看來玩過火了。轉瞬之間,令狐蘇露出一臉笑容,說:“哈哈,我開玩笑呢!你們兩個別一副生死相別的表情,起來吧!”

    兩人有點懵,反應最快的成瑾謝恩后站起來,也將如云扶起來。

    “殿下,您的意思是?”

    “我成全你們,隨你們怎么玩,只要不影響公主府的正常運作就行。如云啊!有長進,比起以前的唯唯諾諾,多了幾分決絕和堅定,但是還不夠,繼續努力。”

    “謝謝殿下。”

    “謝謝公主。”

    兩人又下跪道謝,令狐蘇制止,并說:“但目前時局動蕩,你們的事只能放在暗處,等到時局明朗后,我親自給你們賜婚。”

    兩人多番道謝,喜不自禁。

    之后,令狐蘇又見了阮冰蘭,一聲阮姐嚇得阮冰蘭臉色發白。

    令狐蘇不捉弄她,稍稍調戲后就問起府里的情況。

    沒什么情況,一年的時間,公主府相當于一座空府,沒了公主的公主府還算公主府么!

    接下來幾天,令狐蘇天天去宮里照看老皇帝,算是替陳蘇蘇盡一份孝心。

    朝中大臣知道令狐蘇歸來,都嗅到了不同尋常的味道,送禮的送禮,拜訪的拜訪。

    送的禮物令狐蘇讓阮冰蘭全部收下,作好記錄。至于登門拜訪的全部回絕,令狐蘇忙著呢!

    不過,有一人的拜訪令狐蘇沒有回絕,那人便是費煙。

    “蘇蘇公主,你終于回來了,我好想你。”

    費煙一見到令狐蘇,就給了一個熱情的擁抱,若不是見費煙發育甚好,令狐蘇不會擁抱兩三分鐘。

    一年不見,費煙改變很多,人更高更有精神,隱隱還散發一絲英氣。

    “你練武了?”

    “是啊,我一邊練武一邊讀書,父親說,我現在才是真的女將軍呢!”

    費煙沒有修內力,盡是一般的招式,但對于她一個女孩子來說,已經足矣。

    “蘇蘇姐姐,你這次回來,還要離開嗎?”

    “我不離開了,怎么了?”

    費煙蹦蹦跳跳地很高興,說:“這樣我就能每天都來找你了,我現在射箭可準了。”

    令狐蘇明白,費煙是在炫耀呢!

    于是,令狐蘇讓費煙給他展示了一番箭術,達不到百發百中的水平,但距離神箭手已經不遠。令狐蘇不吝贊美之詞,讓費煙飄飄欲仙,大有落不下來的趨勢。

    “誒,你知道你父親支持哪位王爺么?”

    “我不知道。”

    “換句話說,你父親與哪位王爺走得最近。”

    “好像都沒有走動,那些王爺們倒是經常送上拜帖,但父親全部回絕。”

    這倒是讓令狐蘇微微驚訝,右相費青沒有站隊,按理來說,他應該支持大哥。但也可能是,沒有表現在明處,暗地里在支持。

    在令狐蘇陪費煙玩鬧的時候,老皇帝召見無印。

    “陛下,請問有何吩咐?”

    “無印大師,孤時日無多,請問,孤的幾位皇兒,現在是否有帝王氣運加成。”他雙目瞪得滾圓,希望聽到想要的答案。只要無印說某位王爺有帝王之相,老皇帝會立馬下旨,這時候已經顧不得真假。

    可是,無印搖頭,回:“陛下,四位王爺均無帝王之相,無國運加持,恕老衲不當之語,若四位之一上位,必不會為陳國帶來好運。”

    老皇帝閉目,深吸一口氣,再問:“蘇蘇如何?”

    “她身上的國運不但沒有被凈化,反而越發濃郁,這可能與……”

    無印沒有說下去,老皇帝補充:“可能與孤行將就木有關,孤身上的國運,正在漸漸轉到她的身上。老天啊!這倒底是為什么。”

    縱然他多么喜愛陳蘇蘇,可是,他卻不敢將皇位傳給陳蘇蘇,因為蘇蘇是女孩子。

    無印岔開話題,將令狐蘇這一年的成長給老皇帝說了遍,再將令狐蘇這一路上的問答如實告知,老皇帝氣息漸穩。

    “無印大師,這事還有轉圜余地嗎?”

    “若是時間長久,可能還有辦法轉嫁國運,但現在來不及了。而且老衲發現,七公主身上的國運不同凡響,以至于,連佛祖都壓制不住。”

    老皇帝大驚,佛祖都壓不住,這該是何等逆天的國運。

    “罷了罷了,許亦,給無印大師。”

    老太監許亦急匆匆走來,雙手捧著一卷詔書。

    “這是我的一份遺詔,請大師收好,必須在關鍵時候才能拿出來。”

    無印起身,雙手恭恭敬敬接過來,面色凝重。

    

  http://hxwei.cn/quanshikongxingdaotuan/124835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