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章 “公公正正”

    方牧宇血不是很厚,進去很快就掉了不少血,正打算退出來的時候,一道白光灑在他身上,血量馬上回了百分之四十五。

    夏姒寂看到這個情況問旁邊的方牧宇:“你劍客這么脆的嗎?我記得白衣尚書的大回復術回我的時候都回不上百分之三十。”

    方牧宇想了想說:“我也不知道啊,我記得我平時不是很脆啊。”

    【白衣尚書】的彈跳能力比較低,就只能一點一點往上爬,往上爬的時候不能吟唱時間太長的,索性直接不吟唱了,直接給方牧宇瞬的回復術。

    【時光涼】和【春衫薄】趕過來的時候,【春衫薄】直接就把奶【兮來去歸】的任務接了過來。

    一直到【白衣尚書】爬上塔頂的時候,【春衫薄】才開始往那邊爬,還沒等開始爬,夏姒寂就在組隊對話里了條消息。

    【獵人·你死掉了】:春衫薄爬旁邊那個塔。

    【春衫薄】雖然不知道夏姒寂為什么這么說,但是能奶到就好。

    【春衫薄】爬上去后,夏姒寂就瘋狂的打那邊塔上的那個人

    那個人太煩人了,知道打她這里沒用,就開始一下一下打這邊的塔,一會兒塔打碎了。

    對面火槍手被打下去的時候,夏姒寂他們的這個塔已經看起來很破了。

    夏姒寂讓他們一個一個往那邊的塔上換,別被人看到,然后自己還在那邊大片致盲給他們找機會。

    他們剛過去兩個人下面就突然出現了好多拳師,一下一下擊打著下面。

    他們人多,所以打起來特別累,尤其是現在的活動的緣故,是變成鬼魂,然后可以拯救,他們可能這邊好不容易打死了,那邊的一個人就直接給扶起來了。

    這邊塔開始搖搖晃晃的時候,夏姒寂還是沒動,還在往下開炮。

    塔開始要倒的時候,夏姒寂才朝后跳了一下,一炮打在塔上,要說剛才那些拳師敲了那么半天,都不如她這一炮來的猛。

    剛才本來倒的方向不是人群,夏姒寂這么一炮開下去,直接就變了方向,夏姒寂還嫌不夠又開了幾炮。

    那邊這才知道夏姒寂什么意思,當然這是在他們被壓在底下之后,明明剛才有過一次了,這次‘公公正正’的打了這么半天,還真的忽略了這個問題。

    夏姒寂也是跟著掉下去的,所以此時正在人堆里,夏姒寂朝下打了幾炮,整個人就靠著后坐力飛了起來,然后又這么飛著走了,留給這群人一個背影。

    夏姒寂沒去和他們在一個塔上待著,而是重新選了一個落腳的地方,然后不疾不徐的引燃了剛才她扔的多個追熱導彈。

    雖然在剛才的踩踏中,有幾個失效了,但是還有幾個的,這么一炸,基本上就都是殘血了。

    幾個人直接一起輸出,一下子收了好多人。

    這次一次性死的多,哪個或者打算去救人的也能看得到了,直接就上去群毆致死,一個都不能留,留下就是禍害,一個救兩個兩個救四個的。

    ——

    方牧宇血不是很厚,進去很快就掉了不少血,正打算退出來的時候,一道白光灑在他身上,血量馬上回了百分之四十五。

    夏姒寂看到這個情況問旁邊的方牧宇:“你劍客這么脆的嗎?我記得白衣尚書的大回復術回我的時候都回不上百分之三十。”

    方牧宇想了想說:“我也不知道啊,我記得我平時不是很脆啊。”

    【白衣尚書】的彈跳能力比較低,就只能一點一點往上爬,往上爬的時候不能吟唱時間太長的,索性直接不吟唱了,直接給方牧宇瞬的回復術。

    【時光涼】和【春衫薄】趕過來的時候,【春衫薄】直接就把奶【兮來去歸】的任務接了過來。

    一直到【白衣尚書】爬上塔頂的時候,【春衫薄】才開始往那邊爬,還沒等開始爬,夏姒寂就在組隊對話里了條消息。

    【獵人·你死掉了】:春衫薄爬旁邊那個塔。

    【春衫薄】雖然不知道夏姒寂為什么這么說,但是能奶到就好。

    【春衫薄】爬上去后,夏姒寂就瘋狂的打那邊塔上的那個人

    那個人太煩人了,知道打她這里沒用,就開始一下一下打這邊的塔,一會兒塔打碎了。

    對面火槍手被打下去的時候,夏姒寂他們的這個塔已經看起來很破了。

    夏姒寂讓他們一個一個往那邊的塔上換,別被人看到,然后自己還在那邊大片致盲給他們找機會。

    他們剛過去兩個人下面就突然出現了好多拳師,一下一下擊打著下面。

    他們人多,所以打起來特別累,尤其是現在的活動的緣故,是變成鬼魂,然后可以拯救,他們可能這邊好不容易打死了,那邊的一個人就直接給扶起來了。

    這邊塔開始搖搖晃晃的時候,夏姒寂還是沒動,還在往下開炮。

    塔開始要倒的時候,夏姒寂才朝后跳了一下,一炮打在塔上,要說剛才那些拳師敲了那么半天,都不如她這一炮來的猛。

    剛才本來倒的方向不是人群,夏姒寂這么一炮開下去,直接就變了方向,夏姒寂還嫌不夠又開了幾炮。

    那邊這才知道夏姒寂什么意思,當然這是在他們被壓在底下之后,明明剛才有過一次了,這次‘公公正正’的打了這么半天,還真的忽略了這個問題。

    夏姒寂也是跟著掉下去的,所以此時正在人堆里,夏姒寂朝下打了幾炮,整個人就靠著后坐力飛了起來,然后又這么飛著走了,留給這群人一個背影。

    夏姒寂沒去和他們在一個塔上待著,而是重新選了一個落腳的地方,然后不疾不徐的引燃了剛才她扔的多個追熱導彈。

    雖然在剛才的踩踏中,有幾個失效了,但是還有幾個的,這么一炸,基本上就都是殘血了。

    幾個人直接一起輸出,一下子收了好多人。

    這次一次性死的多,哪個或者打算去救人的也能看得到了,直接就上去群毆致死,一個都不能留,留下就是禍害

    

  http://hxwei.cn/quanfuzhuishalingdashenyouhuahaoshuo/1248569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