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逆天魔記 > 第七十二章 戰歌響起

第七十二章 戰歌響起

    一分為二的影子瞬間又合二為一,片刻間來到木十八面前,電閃雷鳴一圈轟向劍上,堅硬如鐵的花崗石,沙石紛揚,城煙滾滾飄起,蕩出的巖石粉磨,白色彌漫。

    木十八的身體消失在白色塵埃之中。這一圈難道已經把他研磨出碎片?

    巖石塵埃漂浮還沒有落下,青綠色劍光如秋天的明月般亮起,一個身影,一個不屈不撓從不認輸的身影抵住了那雙毀天滅地的魔手。巖石的碎片在他眼中飛舞,如冰冷的刺刀割碎他皮膚,但是打不碎他不屈服的靈魂。

    或許有絲毫軟弱,或許還有幾分膽怯。當劍拔出哪一刻,沒有再有任何猶豫,耳邊吹起了嘹亮的戰歌。

    看著這渺小的人類,你怎敢和魔界之主戰斗,小老頭斜著的嘴角閃過一絲的嘲笑,枯瘦的手捶打著地面,而他的身外身那只妖獸隨著他的動作,巨大的拳頭高高抬起一拳

    一拳

    一拳……

    沒有絲毫的憐惜,沒有感情的揮動。

    隨著那一道又一道的力量的捶打,地面不斷的淪陷,巖石擊打出一個大坑。

    魔獸停下了他的動作,綾羅擦去被巨劍法陣擊打背部打出的嘴角的血。眼神冰冷,他也受了創傷但是為了讓這個脾氣倔的年輕人的屈服,給藐視自己的凡人教訓,屈服自己這代價付出的很值得。

    魔帝綾羅,魔界之主,號令之下,魔界那個敢不從,今天竟然被一個凡人當面拒絕,實在讓他心中這口氣難以下咽。

    一開始的裝瘋買傻,用自己的遭遇博取同情,已讓他感到一種恥辱,后來威迫利用,這個年輕人始終不為所動。讓他本來就殘忍血腥的性格難以忍受。

    撕去偽裝,魔帝本性一覽無余,不服我的,滅之。一陣重重的喘氣聲,從深坑中傳來,接著又是劇烈的咳嗽聲,至始至終都沒有一句救饒或者驚叫聲。

    煙霧彌漫出,一個孤立無援,但脊梁依然挺直的木十八,單膝跪地,嘴角留著血絲,鼻子,耳朵也因為強烈的撞擊隱隱約約溢出點點血花。

    站起來,血液在心中沸騰,豪氣在身上爆發,不屈的精神在腦海中盤旋。他一步接著一步爬出深坑。把懷中的啾啾抱了出來,啾啾還在昏迷中沒有醒來,木十八把他放在遠處的一個巖石下,轉身離開。

    來到魔帝面前,微笑著看著魔帝綾羅臉上,那平靜的笑容中夾帶著眼中的一絲挑釁。

    魔帝綾羅愰然中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年幼的身影,他出生在魔界,那時他還是一個弱小的妖獸,失去雙親的他,在魔界每天面對著是血腥的殺戮,一不留心就會失去性命。

    魔界修行和凡界不同,靠著是啖食同類增加自己的魔力。

    在那種環境下,他只能不斷變強,不斷的吞噬其他的妖獸,終于成為強大的魔帝,或許那時候他也如現在木十八一樣,面對比自己強大的對手,沒有退縮,沒有害怕。因為那時侯他別無選擇。

    只有戰勝對手,他才可以活命,可是這個年輕人是可以選擇的,為何要選擇一條最難走的路。難道是因為他是魔,他是人類,多么可笑的理由。人類爾虞我詐,自私自利,為了保護自己,出賣同類,他見過的太多太多。

    也許以前他的眼神和這個年輕人很像,不過此時此刻木十八的眼神在他看來是一種挑釁,一種**裸的侮辱。

    “年輕人,我一直不知道用什么詞語來形容你,你真的好倔!你在堅持什么?”魔帝綾羅一臉的怒火,心中的不解說出來。

    木十八張開嘴,有血滑落在唇邊,淡然笑道:“倔”很好的詞,不過在凡界這句話是形容驢的!”

    滿天飛舞的桃花,鮮紅鮮紅的如木十八嘴角掛著的那一絲殘血,“人面桃花相映紅”多么浪漫的一首句話,此刻木劍已化作朵朵桃花,對應著木十八臉上的血水,少了一份浪漫,多了一份不屈不撓。

    春風又奈我何,人隨劍行,人面桃花兩種劍式伴隨著天帝功法第七層,一起沖向魔帝的身外身的魔獸。

    魔獸周身漆黑如夜,肌肉暴起,雙拳出壯臉色獰猙恐怕,萬年難得一見的妖獸。魔帝身后的巨劍巨光大神更猛烈的攻擊著他。

    兩面受敵的魔帝,一聲大喝,身體突然后轉,一口吞噬了滿池塘的紅色血水,本來枯瘦干癟的身體迅速爆滿,身外身的魔獸回歸本體。聲音洪亮,陰風陣陣,冷笑道:“嘿嘿,今天拼著老命,也要把你粉身碎骨,破腹挖心,已解我心頭之恨。”

    一聲長嘯,木十八帶著桃花如離劍之攻弓,寧靜的山洞響起了“噗噗”破空聲,撲到了魔帝面前,滿天梅花舞動,魔帝妖身紅氣流轉,面對著梅花劍雨的攻擊。

    梅花劍影似乎要把魔帝刺成百孔千瘡,然而,魔帝的身上的紅光化作千萬枝利箭,面對著漫天的梅花絲毫不懼,一瞬間,和木十八的劍氣相撞。

    兩邊紅色的光芒撞在一起,瞬間光芒萬丈,激蕩之氣,引的山搖地動,無數塊巨石紛紛揚揚,四面開來。

    箭雨明顯有了優勢,不停的激蕩著梅花劍雨,或包圍或纏繞,或吸收,梅花劍雨漸漸有些不穩。

    魔帝仰天長嘯,咆哮聲一浪接一浪,紅氣翻滾,層層疊加在箭雨上似乎沒有疲倦的那一刻。

    木十八感覺壓力快要把它碾碎,自己的修為慢慢在流失,魔帝的功法可以吸收自己的法力,超過他的想象。

    最后一搏,木十八要緊牙根,燃燒著自己的丹田,整個人火紅起來,把自己的精氣劈出最后一劍,皮膚透出點點滴滴的血珠。

    本來處于劣勢的梅花劍影,大盛開來,嫣紅色更濃,壓制主對面的紅色血箭,魔帝臉色突變,這年輕人竟然燃燒自己的修為最后一擊,心里哪敢遲疑,仰天長嘆一聲,咆哮聲引得外面的妖獸齊聲長鳴。

    魔界之王魔帝,輕聲低語,念動著遠古法咒,封閉的石洞上空突然云層密布,黑云滾滾而來,一道閃電從黑云中劈出,無數條黑氣“嗖”地一下落下,打在木十八的身上。

    人力縱有比天修為,但是怎可抵過魔界妖力,木十八瞬間即逝,遠遠被打了出去,全身每一塊骨頭盡碎,每一個經脈斷裂,瞬間失去了呼吸。

    此時,誰又在乎他,一個凡人。縱然有千般不舍,可是一切都化為虛無。那個可愛的人啊,來不及一聲告別,。

    而一邊的魔帝綾羅也跟著吐出一口黑血,左手粉碎,萎靡不振的爬在地上,縱然是魔界之王,也抵不住巨劍和木十八雙層攻擊。毀了一只胳膊,打敗了這個可惡的凡人。

    身后的巨劍突然發出一聲龍鳴聲,伴著這龍吟的輕鳴,巨劍大放異彩,七色的劍光沖天而起,撲向已經死去的木十八的身體。

  http://hxwei.cn/nitianmoji/124857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