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離天大圣 > 030 羅浮弟子(求訂閱)

030 羅浮弟子(求訂閱)

    皇宮里用了奢華的晚宴,王后只身返回自己的居所。

    自十幾年前,國主魯玉昆就以需要靜心修行,不受外物干擾為由,與王后分居。

    深閨冷寂,卻是這偌大皇宮里最為安全之處。

    入了宮殿,王后屏退侍女,竟是左右環視小聲開口:“兩位仙師,你們可還在?”

    “在!”

    一個清冷之聲在王后身后響起,也驚的她猛然轉身。

    虛空如同一片布帛,在她眼前輕輕一卷,露出內里的兩道人影出來。

    其中一人頭戴金箍,腰纏玉帶,渾身靈光綻放,面相似十六七歲的少年。

    少年身旁,是一位頷下有須的清癯道士,手持拂塵,道骨仙風。

    兩人氣息凝然,竟都是道基修士。

    “莫仙師、張仙童。”

    眼見兩人,王后不禁身軀一松,面露喜色,好似放下了心頭的重擔。

    “有兩位仙師在,妾身就放心了。”

    這位王后,雖有不弱的修為,但心中顯然一直以凡俗之人自居。

    “王后放心,有我與莫師兄在,沒人能傷的了你。”

    張仙童頭顱微昂,傲然道:“即使是那假扮國主的妖人,也不行!”

    “有兩位來自羅浮仙宗的仙師在,妾身自是放心。”

    王后先是一笑,又滿面憂愁道:“只不過,卻不知北魏國的臣民,何時才能逃脫那妖人的掌控。”

    “王后,無須擔心。”

    張仙童擺了擺手,一臉輕松道:“待到七日之后那群和尚纏住了妖人,我們借機破了此地的陣法,那妖人就是插翅也難逃了!”

    “可是,惠恩大師等人不過是練氣修為。”

    王后猶有擔心,道:“而那妖人的修為至少也是道基中期,萬一……”

    “王后多慮了!”

    被人質疑,張仙童不禁撇嘴,有些不悅道:“心宗怎么說也是與我羅浮仙宗其名的宗門,門下萬佛陣威能也不錯,非是爾等散修可以揣測的。”

    “張師弟說的沒錯。”

    那莫仙師輕點頭顱,道:“況且,今日來的那位和尚,實則有著道基修為。有他主陣,即使滅殺不了妖人,困住一段時間當無問題。”

    “哦!”

    王后雙眼一亮:“如此一來,妾身就放心了。”

    “只不過……”

    “只不過什么?”

    張仙童突然眉頭一皺,不耐煩的開口:“我既然答應幫你斬殺妖人,自當做到,難道你還信不過我們不成?”

    “這也擔心,那也擔心,當初還不如不求我們幫忙!”

    “這……”

    王后一臉尷尬。

    她知這位名叫張道然的仙童,乃是羅浮仙宗的弟子。

    有個本家兄長還是羅浮仙宗的核心真傳種子,是有望金丹的存在。

    此人在家中極其受寵,在宗門也因為有哥哥庇佑人人恭維,養成了一副傲慢性子。

    在他眼中,區區一國王后,一介散修,自是渾然不放在眼里,就如自家的奴仆一般,心頭不悅當即直言訓斥,毫不客氣。

    “張師弟。”

    莫仙師也是心頭輕嘆。

    雖然出山歷練之時,宗門說是讓他教導張道然,一路上以他為主。

    但實際上,不過是擔心張道然初出茅廬,不懂得如何與人相處,唯恐遇險,讓他幫忙照看而已。

    教導?

    不過是笑話!

    怕是他說上一句重話,張道然都會跟他翻臉。

    到時候萬一出了什么事,受到前輩懲處、宗門處罰的,也會是他。

    但看張道然一身的寶貝,就知道宗門在乎的是誰。

    “王后且放寬心。”

    當下只得朝王后開口:“張師弟身上,有宗門長老賜下的虛空無界符,可來去無蹤,更有幾件威能強悍的寶物,就算是道基后期修士也難抵擋。”

    “另外……”

    莫仙師面上微微一笑,道:“今日城中來了在下的一位故交,天符宗的李道友,我已經把他們安頓妥當,倒時他也會出手相助。”

    “李道友已經道基中期,更身懷天符宗核心傳承,實力比我也是絲毫不弱,有他相助,當能成事。”

    “有勞兩位仙師了!”

    王后躬身一禮,道:“此事過后,妾身定當為兩位仙師設下神位,令國民日日參拜,以謝大恩大德!”

    “嗯。”

    張仙童滿意的點了點頭:“這還差不多,等回了宗門,我也可以和師兄弟們有些說頭。”

    在他看來,這趟斬妖除魔之事,不過是以后的一個趣談而已。

    而宗門安排的北域歷練,自是他的一場游玩。

    現今看來,北域確實比宗門有趣多了。

    …………

    皇城外幾十里處。

    孫恒落在一處山頭,以陣法遮住氣息,這才舉目朝皇城的方向眺望。

    施展通明法目,他可把那幾十里開外的城池,看的如同掌中觀紋一般。

    但見一道金光落在剛才他交戰的巷道之中,繞著巷道轉了幾圈,沒有所得,就遁回了皇宮。

    那金光堪然、凝實,氣息浩瀚,顯然內里之人的修為委實不弱。

    “至少道基中期,而且……,城中有陣法!”

    就在剛剛,他刀斬對手,心頭就突生警兆,卷了對方的尸身就快速遁出了皇城。

    在他之后,皇城陣法也猛然展開。

    怕是再遲上一剎那,他就會被展開的陣法困住。

    此即眼眸掃過,卻見北魏國皇城之中,那一座座金碧輝煌的廟宇,赫然是一個個陣法節點。

    而皇宮,則是陣法的核心!

    此陣下接九幽、上界蒼穹,宛如一個獨立的世界。

    孫恒掃視半響,遺憾搖頭:“可惜,李道友不在,要不然應能看出這是什么陣法?”

    盤膝坐在山頭,孫恒目光轉動,投向惠恩馬車所在的位置。

    掃視半響,他不禁輕輕搖頭。

    雖然很隱蔽,但惠恩確實已經被人盯上了,偽裝的暗哨就藏在他的周圍。

    對于他們七日后的行動,孫恒已然不再看好。

    “咦……”

    再次轉首,孫恒卻是忍不住發出驚疑之聲,卻是他竟沒能在皇城之中尋到張衍的商隊。

    “怎么會?”

    不提張衍等人,李全一的修為可是不弱。

    就算那國主再強,又有陣法協助,也不應該讓他突然消失不見才對。

    除非……

    他們是自己隱藏起來的!

    “莫不是他們也察覺到了哪里不對?”

    搖了搖頭,孫恒不打算再想。

    當下拋出夜戰的尸首,開始清點這次的收獲。

    “法器四件,冤魂鼓、陰影斗篷、戮魂劍,一個收集陰火的葫蘆。”

    “九子母陰魔陣盤一個。”

    “儲物袋一件,暫時還不能打開。”

    “那么……”

    孫恒看著面前擺放的東西,卻是伸手自御獸袋之中去了一個天蝎蠱出來。

    這頭天蝎蠱與以往的不同,通體晶瑩,成投名狀,摸上去也十分柔順。

    這是一頭服用破脈丹之后異變的天蝎蠱,也是唯一一頭異變成功的天蝎蠱。

    與孫恒不同,破脈丹對天蝎蠱的效用更大,無需一爐一爐的開吃,也能引發異變。

    只不過異變也不是都能成功,而且就算成功,也未必真的如他所想。

    就如他現在手中的這頭天蝎蠱,雖然異變成功,威能卻是不增反減。

    而且,就連遺傳后代的能力也消失不見!

    唯一的優點,就是氣息微弱,不易被人察覺。

    “附神術!”

    孫恒眼眸突兀一亮,一抹神識已經渡入這頭天蝎蠱的意識之中。

    “嗡嗡……”

    雙翅閃動,通體透明的天蝎蠱輕輕一震,已是朝著皇城的方向遁去。

    求票

    

  http://hxwei.cn/litiandasheng/97598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