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離天大圣 > 089 上門(求訂閱)

089 上門(求訂閱)

    密室之中。

    孫恒雙掌相對,一枚瑩瑩寶珠被夾在掌心,清濛光暈微微閃爍。

    蛟珠,此物乃是千年蛟蛇體內之物,蘊有蛟蛇千年積累而來的龐大能量。

    習武不過四年的趙明義,依仗此物,當即就擁有了比張玄業還要雄厚的多的內氣。

    雖然此時另外兩枚蛟珠里面幾乎靈性盡失,只余軀殼,但剩下的這一枚,依舊讓孫恒心滿意足。

    良久,蛟珠之上光暈收斂,孫恒也從閉目運功之中睜開眼眸。

    體內真氣滔滔,運轉靈動。

    以他的估計,怕是再用上一年半載,就可貫通所有的奇經,進階一流高手的境界!

    二十歲出頭的一流高手,整個陳郡已經有多少年沒有出現過了

    而且……

    金身功!

    一聲悶喝,孫恒周身一亮,宛如實質的金色光芒一顯,耀人至極。

    金光貼著肌膚表層,讓孫恒宛若金剛神人。

    這金光乃是金身功大成的象征,極其醒目,不過也不是無法可想。

    只是略微熟練了一下,那金光就沒入肉身,此時施展起金身功來,只不過皮膚顯得略黃而已。

    倒是有返璞歸真之相。

    第七層境界的金身功,堪比先天!

    只是單手虛握,空氣就已是響起暴鳴之聲。

    唯一的遺憾,就是……

    七星點穴術!

    微微瞇眼,孫恒體內一震,七星點穴術三星已開。

    只不過,曾經龐大的爆發力,如今對他來說已是可有可無了。

    即使是七星全開,增幅也不如曾經的五星。

    而好處,就是可以堅持的更久,對肉身的損害也變的少了許多。

    “足夠了!”

    輕輕活動了一下手腕,孫恒從蒲團上緩緩站起。

    第七層的金身功已經堪比先天,在陳郡絕對處于頂尖,也沒什么畏懼之人,七星點穴術怕也派不上用場。

    踏著翻新了的密室地板,孫恒推門走向前院。

    這幾日他借身體有傷為借口,閉關不出院門,但有些事總是避不過去的。

    果不其然,剛剛來到前院,丁靜就匆匆忙忙的從外門跑了過來。

    “公子。”

    看到孫恒,她急忙躬身一禮,道:“幫里來人了,天杰公子沒能撐過去,讓您過去一趟。”

    “好!”

    孫恒點頭。

    丁靜口中的天杰乃是余天杰,三河幫幫主余靜石的大兒子,大夫人所生,二流頂尖修為。

    前些時日與魔門廝殺之時,他不慎被一頭鐵尸的手臂劃過胸膛。

    五臟外露,煞氣入體,讓他當場陷入昏迷。

    這段時日幫里請來了不少醫道高手為他診治,依舊未能挽回性命。

    這位可是三河幫的下一任幫主,他的葬禮,孫恒是無論如何也不能不去的。

    大街上,經由魔門為禍,行人寥寥無幾,整個陳郡都顯得荒廢起來。

    “護法。”

    任遠老老實實的跟在孫恒身后,小聲的開口:“我聽說,二夫人給在歐陽家的天雄少爺去信了。”

    “哦”

    孫恒最近一直閉關,不問世事,聞言只是好奇道:“這有什么問題嗎”

    陳郡大亂,作為母親給自己兒子報個平安,應該是很正常的吧。

    “有問題,有很大的問題!”

    任遠本就是尖嘴猴腮的小人相貌,此時抖肩挺背的樣子,更是齷齪。

    他上前兩步,在孫恒耳邊小聲嘀咕:“我聽說,二夫人想讓天雄少爺回來!”

    “回來”

    孫恒面色不變,淡然道:“這沒什么奇怪的吧,大哥去世,弟弟前來拜祭,理所應答。”

    “護法,可沒那么簡單!”

    任遠嘴角一撇,道:“如今幫主身受重傷,已經好幾天都未曾露面,情況也不知是好還是壞。大夫人的兩位公子,天杰公子去世,天澤公子又是那種做派,可不是能夠接任幫主的材料。”

    “這個時候天雄少爺回來,這不就是明擺著要爭奪幫主之位嗎”

    孫恒前行的腳步一滯,眉頭擰起,側首冷聲道:“管好你的嘴,這種事別亂說。而且,我就不信有人看過二夫人寫的信不過是底下人亂猜而已!”

    “是,是!”

    任遠訕訕一笑,當即把頭低下。

    不夠走了一會,他又開始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在后面小聲嘀咕道:“這也不是亂猜,我聽說天雄少爺在歐陽家未能修法,早早改練了武藝,年紀輕輕已是進階內氣,他早晚還是要回來爭家產的。”

    “再說,大夫人和二夫人的矛盾世人皆知,天杰少爺去世,有人說還見到二夫人吃了甜點哪。”

    “我說……”

    孫恒在前面頓步,一臉無語的看向任遠:“你怎么那么碎嘴我看你這輩子是投錯胎了,應該投生個女人,家長里短說個不停。”

    “這……”

    任遠干笑一聲,伸手撓了撓頭:“屬下也是聽人說的,聽人說的。”

    “只不過,護法您與二夫人走的那么近,我怕……有人會針對咱們。”

    “你想多了。”

    孫恒渾不在意的擺了擺手:“我們安心做事,其他的不用多管。你有時間關心這些東西,倒不是沉下心來好好打磨武藝,實力才是根本。”

    任遠搖頭輕笑:“我可比不得護法,您天資出眾,前途不可限量。我能有今天,已是走了大運,二流境界,我也就是想想。倒不如好好跟著您,混個前程。”

    “你啊!”

    孫恒無語搖頭,抬眼看向道路盡頭,眼眸不禁微微一挑:“那位……,好像是摩云上人”

    在余府大門之前,一輛豪華奢侈的馬車緩緩停下,一人在兩位妙齡少女的攙扶下邁下馬車。

    那人一身染輕錦緞,眉目清冷,氣質純粹,肌膚細嫩的宛如稚子嬰兒,正是來自府城的修法高人摩云上人!

    這么久了,他竟然還在郡城沒走

    “沒錯!”

    任遠定睛看去,當即連連點頭:“看樣子他也是來吊唁大公子的。”

    “我看不像。”

    孫恒輕輕搖頭。

    那邊下來馬車的摩云上人眼帶傲然,頭顱微昂,一副高高在上的做派,可絲毫不像彎腰給人吊唁的樣子。

    “上人,里邊請。”

    余靜石的貼身隨從阿福立在門前,躬身迎著摩云上人下了馬車,在前領路,帶著他徑自去了府宅后院。

    后院廳堂里,一聲白衣的余靜石正自端坐正中,面色木訥,毫無往日的神采。

    即使是摩云上人來了,也未見他起身相迎。

    “余幫主!”

    摩云上人倒也沒有在意,當下一擺長衫,上前一步,朝著余靜石拱手,道:“別來無恙啊!”

    “上人。”

    余靜石眼眸不動,仿若未曾看到對方一般,只是淡淡開口:“我答應你的東西,好像都已經給你了。今日在下心情不好,不宜待客。”

    “呵呵……,我知道,你那位天杰公子傷重不治是吧。”

    摩云上人淡然一笑,渾不在意幾個怒目而視的眼光,徑自在一張座椅上坐下。

    “余幫主雖然沒有修法天賦,但成就先天,也與凡俗之人不同了。你的壽命,足可支撐著兒孫在自己之前一一離世,這等凡俗之情,我勸你還是早早看開為妙,要不然以后還不知道要痛多少次。”

    “咔……”

    余靜石面色不變,但手下的扶手已是被他抓出無數裂紋。

    他鋼牙緊咬,慢慢開口道:“上人心性高潔,在下佩服!不過今日余某有事在身,實在不方便陪著上人閑聊!”

    “我來此,自然也不是找你閑聊的,而是有正事。”

    摩云上人瞇眼,身軀也在座椅上慢慢挺直。

    他張口,卻沒有聲音響起。

    但在余靜石耳中,卻有細微之聲輕輕飄來。

    “是關于顯陽觀的事,我找到風道人藏東西的地方了。”

    “嗯”

    余靜石陡然雙眸一睜,眼中精光宛如實質般爆射近尺。

    “此話當真”

    “這我還能騙你不成”

    摩云上人不屑一笑:“如不是需要你出點人手,你以為我愿意把此事告訴你”

    

  http://hxwei.cn/litiandasheng/586054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