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離天大圣 > 071 樂婆婆(求訂閱)

071 樂婆婆(求訂閱)

    白日,百業開張。

    但青樓很明顯是個例外。

    孫恒、劉怡追隨著前方奔逃的二人,躍入大門緊閉的眠月樓,幾個轉折起落,就來到了后院。

    眼前一花,卻見此地正架起高臺,幾個嬌媚艷麗的女子正自咿咿呀呀的在臺上演練。

    臺下,也有幾位濃妝淡抹的女子旁觀,不時還會彼此交頭接耳嘀咕些什么。

    周圍鶯歌燕舞,香氣彌漫,一片祥和之態。

    而那逃入此地的兩人,則是不見了蹤影。

    孫恒側首看向劉怡,劉怡則面色凝重的微微搖頭。

    很明顯,他也是在此地斷了兩人的線索。

    “你們是什么人?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一個蒼老之聲,從遠處傳來,聞聲望去,卻是一位滿臉褶皺的老嫗正自皺眉朝著兩人看來。

    “咦,這個時候怎么會有男人進到這里?”

    “那人好面熟啊!我似乎是在哪里見過?”

    “不會是你的姘頭吧?”

    “胡說什么?是你的姘頭才對!”

    嬌笑聲,從臺上臺下響起,一干女子也停下了演練,雙目大膽的掃視著兩人。

    “孫大哥!”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背后響起,回首看去,卻見一位模樣精致如畫的女子正小跑著迎了過來。

    她身著淡紫色的裙子,身姿苗條,青絲如瀑,未曾梳鬢,自然披落在身后,看著孫恒的眸子里帶著親近,正是化名盼兒的石玉嬋。

    “你怎么來了?是來找盼兒的嗎?”

    “盼兒,他們是誰?”

    那位老嫗此時也繃著臉從遠處行了過來,眼神姿態高高在上,似乎多看兩人一眼都會感到厭惡。

    面對此人,石玉嬋也是面容收斂,小心翼翼的躬了躬身,道:“回樂婆婆,他們是我的朋友。”

    樂婆婆!

    孫恒眼眸一動,忍不住再次打量了一下這位其貌不揚的老嫗。

    這位,可是眠月樓三位大家之一。

    袁校書主外,樂婆婆主內,兩人和那位入了當今郡守柳大人府宅妙做妾室的如夢姑娘,并稱眠月樓三位大家。

    眠月樓能有今日,三人功不可沒。

    傳聞,此人精擅樂器,人稱聽其一曲,繞梁三日不絕,因而名號樂婆婆。

    只不過,樂婆婆雖然名聲極大,但向來不輕易露面,孫恒也來過幾次眠月樓,卻還是第一次見到此人。

    這人給他的第一感覺,就是傲氣!

    高高在上,看他人就如看螻蟻一般的姿態。

    按理來說,身處青樓,對方就算自持才能,也要委婉些才對,但此人卻似乎絲毫不愿意隱藏自己的傲氣。

    “朋友?”

    樂婆婆冷哼一聲,眼神掃過孫恒兩人,把身軀一轉,道:“這里不是外人應該來的地方,讓他們走!驚擾了貴客,你擔得起嗎?”

    “是!樂婆婆。”

    石玉嬋急忙躬身,給兩人使了個眼神,腳步輕點,就朝著前院走去。

    孫恒再次掃視了一圈后院,與劉怡對視一眼,無奈的跟了上去。

    “孫大哥,你到這里來有事嗎?”

    前面,石玉嬋邊走邊問。

    劉怡搶先接口,面色凝重的道:“我們是跟蹤兩個人來這里的,那兩人很危險。”

    “有人闖入這里?”

    石玉嬋腳步一停,側首看來,不過頓了頓又搖頭笑道:“那他們倒霉了,今天郡守大人在這里做客,可是有高人作陪的。”

    “郡守大人在?”

    劉怡面色一變,急忙開口:“大人在哪里?”

    如若被剛才那兩人驚擾了郡守大人,他們兩人怕是要倒霉了。

    “在前面。”

    石玉嬋伸手朝前一指,各自重重樹影,可以看到遠處那一個雅致閣樓。

    閣樓周邊,有人影晃動,隱隱還有樂器奏響之聲傳來,顯然正在宴客。

    劉怡整了整衣服,正要邁步過去,又想起一事,扭頭朝著石玉嬋問道:“敢問盼兒姑娘,今日除了郡守大人,這里還有誰在?”

    “好多人的,有一位很厲害的叫什么摩云上人的。對了,今年三河幫選出來的四大俊杰之一,白衣秀士趙明義也在。”

    石玉嬋側了側手,掰著手指帶著可愛之態嬌聲道:“鬼捕大人也在。”

    “謝百目?”

    劉怡面色一冷,雖然對方是陳郡的三位總捕頭之一,但他似乎對其絲毫不買賬。

    但不過再怎么說,對方也是他的頂頭上司。

    當下,他深深吸了口氣,朝著石玉嬋拱了拱手,邁步就朝著那閣樓行去。

    “哎!”

    石玉嬋素手一伸,面露焦急之色,很明顯是擔心劉怡驚擾到對方,惹得自己受罰。

    “玉蟬,你不用擔心。”

    孫恒單手虛伸,輕輕攔了一下:“不論你在不在,這件事他也一定會稟告上去的,不會連累你。”

    事關魔門和天刀門,劉怡再怎么謹慎都不為過。

    石玉嬋俏眉皺起,顯然心中還有擔憂,但有孫恒攔著,倒也并未多說什么。

    “對了!”

    孫恒輕咳一聲,朝著石玉嬋開口道:“玉蟬,過兩日我準備帶幾個朋友前來看你們的演練,不知道可不可以?”

    “當然可以啊!”

    石玉嬋雙眼一亮,笑道:“我巴不得孫大哥來看哪。孫大哥都是請哪幾位朋友來?盼兒也好提前做好準備。”

    孫恒道:“到時會有江家的江合德來,還有殘刀葉玄,其他應該就沒有幾人了。”

    “殘刀葉玄啊!”

    石玉嬋眼眸閃動:“書文姐姐最喜歡聽他的故事了,等下我告訴她這個消息,她定然會很高興的。”

    書文,也是這次眠月樓精心準備的四女之一。

    她們四人,分別是盼兒、書文、含真、采珊四女,孫恒都曾見過,每一人都可稱絕色了!

    在這方面,孫恒不得不佩服那位袁盈袖,挑人的眼光簡直神奇。

    這幾個女孩,都是很小的時候就被她收在身邊,當時臉盤、身材都未張開,她已經能夠看出她們未來的出彩之處。

    精心教導,此時一出場定然會引起全城轟動,有此手段,難怪眠月樓能夠一直處于陳郡風月場所之巔。

    兩人又說了幾句,那邊匆匆而去的劉怡已經鐵青著臉走了回來。

    “怎么回事?”

    看他表情難看,孫恒不由好奇開口:“這是被人趕出來了?”

    “差不多!”

    劉怡面無表情的道:“算了!孫兄,這里沒咱們的事了,咱們走吧!”

    “嗯。”

    孫恒低頭沉思一下,點頭道:“也好,我也要給幫里匯報一下。”

    隨即朝著石玉嬋拱手告別,兩人就被送出門外。

    …………

    眠月樓一處密室之中。

    昏暗的燭光微微晃動,數道人影在光暈下來回搖曳,密室中陰氣深深,極其滲人。

    房間正中的寒玉床上,與盼兒同為四女之一的含真正自不著片縷的端坐其上,身軀瑟瑟發抖的承受著藥力、酷寒的煎熬。

    “問題不大。”

    樂婆婆站在她的對面,冷聲開口:“肌肉有些撕裂,修養幾天就好了。倒是天刀門的那小子,右手怕是不行了。”

    “想不到啊!”

    袁盈袖立在樂婆婆身后,面色陰冷的道:“那個孫恒名氣不顯,但實力怕是在一流之中也算是出挑的了。”

    “我記得你說過,他的身體天賦異稟。”

    樂婆婆冷眼瞥了袁盈袖一眼,道:“斬風狂刀,哼!刀法很明顯不是他的真本事。”

    “師姐,是我大意了!”

    袁盈袖頭顱低垂,小聲提議道:“要不然,我們偷偷把他做掉?”

    后方,石玉嬋嬌軀輕顫,小臉一片慘白。

    “糊涂!”

    樂婆婆怒哼一聲,道:“現在只有他跟那個小捕快跟含真交過手,想辦法還能糊弄過去,這個時候再殺了他,我們在這里的事,不是不打自招嗎?”

    “師姐說的是!”

    “另外。”

    樂婆婆眼眸掃過不遠處陰影下的趙明義,緩聲道:“明義的任命文書已經在路上了,在他上任之前,朱家肯定會讓他跟朱瑤桐完親,這一段時間,萬萬不能有事!”

    “是!”

    

  http://hxwei.cn/litiandasheng/549848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