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圓滿

    茫茫宇宙,空寂、冰冷,黑暗好似永恒。

    雖有億萬星辰點綴,但對于廣闊無限的宇宙來說,只有黑暗才是它真正的主色調。

    孫恒舉目遠眺四方,眼望此景,心頭不禁生出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觸。

    這是境界的提升帶來的感悟,是以不同眼光看宇宙而有的獨特感知。

    前方,李邪在瘋狂逃竄,但他卻是不疾不徐。

    李邪可能并不清楚,他那么多次的洞穿虛空,其實遁行的距離并沒有多遠。

    大多時候,不過是在原地打轉而已。

    孫恒一念之間,時空就已經發生了變化。

    過去、現在、未來,不管李邪從哪個時間、哪個方向遁行,都難以逃離。

    他之所以沒有立即動手,不過是借機熟悉自己的境界、和能力而已。

    同時,李邪身上也有一股玄妙之力,隱隱帶給他一種威脅感。

    雖然不強,但他并不愿冒險。

    “開!”

    怒吼聲再次傳來。

    人皇定世劍撕裂時空之限,帶著李邪出現在三百年之前、億萬里開外,朝大荒界某處飛遁。

    但隨著天道、孫恒對時空的修正、扭曲,他再次現身,依舊還在茫茫無盡的虛空之中。

    兩人之間的距離,也再次拉近!

    到了此時,就算李邪反應遲鈍,也明白過來自己目前的處境。

    逃不掉!

    眼神閃動,理智瞬間被癲狂覆蓋,一抹血光也自他的體內浮現。

    “我跟你拼了!”

    李邪回身嘶吼,人劍一合,就化作一道血光撲至孫恒的面前。

    血光扭動,好似內里有無盡生靈在掙扎咆哮,望之讓人癲狂。

    劍光未至,一股吞噬一切的兇戾之氣就已先行出現在孫恒的感知之中。

    就連識海幻境,都掀起少許血浪。

    但可惜,轉瞬即滅!

    “血神經!”

    孫恒點頭,單手一握,三界斬妖刀已經出現在手中,并迎面斬出。

    “當……”

    刀劍相撞,虛空猛然一震,血光崩散之際,李邪也被斬飛數萬里開外。

    “你不是人!”

    李邪怒吼,卻并非在咒罵。

    蓋因人皇定世劍有威壓人族靈性之能,此乃道祖親授,就算是天仙也難以豁免。

    面對威能顯露的此劍,真仙以下的修士無力抵抗,仙家道真也會實力弱減。

    就如魏八公幾人,李邪之所以以一敵多,倒并非是他自己真的有那么強,不過是借助神劍之威罷了。

    但偏偏,這種能力對異類無效!

    “也許吧。”

    孫恒面色淡然,時至今日,他對人族修士的血脈已經沒了執念。

    是,與不是,又有何妨?

    當下腳步輕邁,再次出現在李邪之前,三界斬妖刀橫平掃去。

    “叮叮……當當……”

    刀劍相交的碰撞聲接連響起。

    李邪的劍法自不能與孫恒相比,但他是天庭封神的箕宿星君。

    箕宿星君雖然主奸邪、口舌狡詐、搬弄是非,但同樣有斗戰之職。

    且是二十八星宿靠前的存在!

    封神榜這件奇物,乃是數位大羅聯手煉制,是無上至寶中最頂尖的存在。

    封神其上,除了可元靈不滅之外,還能得到同一神職的饋贈。

    就如李邪,得了箕宿星君的神職后,智慧大增且有善辯之能。

    同時,應了斗戰之職,但凡封神榜中諸神會的武技,自然而然的就精通。

    這是舍棄自身道途后封神榜的賜予。

    此時的他,不僅僅是他一人,還身懷封神榜無數年來先人的斗法經驗。

    手中長劍一晃,無數精妙絕倫的劍法施展,就已逼至孫恒的近前。

    “好!”

    眼前劍光閃爍,一勾一撇都好似內蘊無窮奧妙,就算是孫恒也不得嘆服。

    不過他也不會畏懼。

    劍法再好,也要看是誰施展。

    李邪再強,也不過是真仙后期而已,甚至未至巔峰,而他已是實打實的天仙。

    只是以力破巧,就有的是法子。

    而且人皇定世劍和三界斬妖刀一樣,隔空御使不便,只能拿在手里。

    這無疑也會讓李邪的劍法受限。

    手中三界斬妖刀輕顫,與來襲的長劍接連碰撞,孫恒的表情依舊不變。

    刀光劍影之中,往昔的一幕幕也接連在眼前閃現。

    當年。

    朱子瑜有感人生一世,如身負枷鎖,不得自由,在絕望之際演繹舍身一劍,欲求解脫。

    那一劍刺出,她已無憾。

    而孫恒經此一劍,肉身雖然無傷,意念卻頻臨崩潰,識海幻境更是徹底混亂。

    那無盡星辰,化作一片混沌,他的意識也因此迷失。

    如此渾渾噩噩不知多久,孫恒化身通臂猿猴游蕩萬界,最終落在魏八公幾人手中。

    機緣巧合之下,先是善法何時的蘭柯經意讓他有了些許意識。

    隨后就是辛如玉的混元金丹、大道真解,助他重塑肉身元靈且證得天仙。

    屆時,孫恒肉身混元,融九天應元雷神、三大血脈、星辰劍體為一體。

    神念也歷經生死之劫,復死反生,了悟大道真諦,終焉超脫。

    金剛明王訣自然而然進階第六重,得神通漏盡無妄,此后身、神相合,凡有所想、無有不能。

    神通,悉數自足!

    更有歷經數世輪回的雙生花合二為一,為他打下堅實的基礎。

    雖剛剛進階天仙,實力卻已不凡。

    圓滿狀態的他,神念不止因為有著識海幻境而深邃、浩瀚,更是純粹無暇,猶如寶玉明珠。

    因而在平月禪師施展無上輪回印想要奪舍之時,不過是不自量力罷了。

    神念一動,一抹無形無相的刀光就把平月的神念斬碎,識海幻境一卷,無數次的輪回,就已讓平月的意識徹底沉淪消散。

    而他曾經所有,也盡數被孫恒所得。

    其中,自有無上輪回印這一法門。

    同樣的,而有關朱子瑜的一切,自也被他銘刻于心。

    明玉就是朱子瑜。

    朱子瑜一劍刺出,已然無憾。

    生前僅有的遺愿,就是不能解脫,和未能殺死李邪為令狐傷報仇。

    而今,這兩個心愿孫恒都可待她達成!

    思慮回縮,略顯渙散的眼光變的凝然。

    孫恒神色一凝,體內已是響起天地初開之際的浩瀚雷音,隨即一刀斬出。

    刀光還未閃現,前方的李邪已經面露絕望之意。

    避不開、躲不了。

    死定了!

    恰在此時,時空猛然一滯。

    “道友,手下留情!”

    一抹佛光憑空浮現,似緩實急出現在場中,在刀光落下之前罩住了李邪。

    

  http://hxwei.cn/litiandasheng/1408595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