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傳訊

    在萬獸門這里,天音宗兩女和孫恒的關系當是較為親近的。

    尤其是蟬妙音,這些年在外執行任務,兩人更是經常相處彼此也算了解。

    說服她們,并未花費孫恒太多的時間。

    畢竟,對兩女來說,相較于萬獸門孫恒更為可信。

    而且,蠻長生就死在眼前!

    而此時的孫恒,心情也并不輕松。

    對他來說,萬獸門背叛聯盟,就是最壞的消息,就算解決掉蠻長生,也是無濟于事。

    很明顯,在場二女在驚魂失措之后,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若是那些人都是來自金庭,而萬獸門也被拉攏的話,那么……”

    寧神音面色煞白:“他們這段時間的舉動,就是要把我們一網打盡!”

    “傳送陣、通天閣,這兩個地方都有重兵把守,大陣籠罩,一旦生變就算是金丹宗師也難以逃脫。”

    “不錯!”

    蟬妙音更是一臉的焦急:“現今就連與外界的通道都被封死,僅剩的幾個地方都有金庭的人重兵把守,這……”

    她的聲音卡在嗓子里,眼中也已露出驚慌之色。

    “兩位先不必驚慌。”

    孫恒伸手虛按:“現今最要緊的是通知姬前輩和藍髯道長他們,只要能提前動手,當有一些希望控制局面。”

    “那又如何?”

    蟬妙音苦笑:“傳送陣落在他們的手里,我們就是網中之魚,最終也難逃一劫。”

    “未必!”

    寧神音突然美眸一動:“師妹你忘了,耿塵曾經說過,他們萬獸門秘境里還有一個逃生通道,在遇到危急情況的時候可以動用。”

    “……”

    蟬妙音愣了一愣,才猛然拍手:“不錯,我想起來了,但那里的位置只有萬獸門的幾位金丹才知道。”

    孫恒眼眉一挑,急忙探查識海中蠻長生的記憶。

    只可惜,蠻長生死前引爆了神魂,留下來的記憶并不多,涉及到萬獸門核心秘密的更是一無所有。

    當下微微沉吟,朝兩女問道:“現在萬獸門的金丹都在哪里?”

    “蠻長生前去傳送陣,一位坐鎮通天閣,耿塵在宗門駐地看守。”

    寧神音直視孫恒,道:“去宗門駐地,在耿塵還未察覺之前拿下他!”

    “嗯。”

    孫恒點頭,正要施展遁法帶著兩人遠遁,動作又突然停了下來。

    “兩位仙子,又見面了!”

    一抹流光劃過天際,在三人面前停下,顯出一架靈光閃動的玉攆。

    玉攆精致奢華,外有八位道基后期修士守護,可見來人的排場。

    這等做派,此地只有一人。

    白家白行中!

    玉攆掀開,白行中從中踏步而出,在看到孫恒之際面色微微一沉。

    “神音、妙音,你們也是要去傳送陣那里吧。”

    他展開一柄玉扇,輕輕扇動,倒也有幾分翩翩佳公子的派頭

    “我也是要去那里,不若乘坐我的玉攆,咱們一起同行如何?”

    “不如何!”

    寧神音面色冷清,語聲也快:“我們有事要回駐地一趟,不勞白公子了。”

    “是嗎?”

    白行中似乎也是習慣了寧神音的態度,絲毫也不著惱,笑著開口:“正好我也不急,不如就送兩位一趟,正好一路上可以做個伴。”

    一旁的孫恒幾乎為這人的厚臉皮鼓掌叫好,天音宗兩女對他的厭惡,顯然已經深得極點。

    就連此地已是險境,她們都不愿開口提醒,這人竟然依舊糾纏。

    “白公子,同行就不必了。”

    蟬妙音在一旁嫣然一笑,扭動腰肢上前一步,道:“不過有件事還要勞煩你幫忙,不知方不方便?”

    白行中何曾見過蟬妙音如此待他,當場骨頭都輕了幾斤,自是連連點頭。

    “妙音你說,不論是什么事,我白某都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白公子言重了。”

    蟬妙音抿嘴輕笑,隨后取出兩枚信符遞了過去:“我這里有兩枚信符,需要盡快交到藍髯道長和姬前輩手里,白公子代勞如何?”

    “沒問題!”

    白行中當即點頭,伸手接過一枚信符遞給身旁的一位奴仆。

    “你與白山、白石趕緊去一趟通天閣,把信符交給藍髯道長,切記,要親自交到道長的手上!”

    “明白!”

    奴仆點頭,接過信符之后與其他人招呼一聲,就遁空而起,直奔通天閣。

    “至于姬前輩,在下親自送去。”

    白行中收起剩下的那枚信符,朝兩女笑道:“不知是何事,讓兩位如此匆忙?”

    “嘻嘻……”

    蟬妙音嬌媚一笑:“若是到了傳送陣那里,白公子沒能見到姬前輩,可以自己打開看看。”

    “好了,該走了!”

    孫恒出言打斷她的調笑,朝白行中拱了拱手:“白公子,告辭!”

    話音未落,場中雷光閃現,裹著三人瞬間洞穿重重白云,直奔萬獸門駐地而去。

    “哼!”

    白行中的冷哼在原地響起,卻已無法傳入孫恒的耳中。

    …………

    一個時辰之后。

    若隱若現的雷光在萬獸門駐地數千里開外的地方落了下來。

    “防御陣法開啟,這里已經禁絕出入!”

    寧神音柔眉皺起,小聲開口:“道友,現在怎么辦?”

    “師姐,我們去引他出來。”

    蟬妙音咬緊嘴唇,提議道:“耿塵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應該會上當的。”

    孫恒默然。

    耿塵就連自家宗門的隱秘之事都告訴她們,竟然換來一個不是好人,也真是可憐。

    當然,這時候他自然也希望對方真的能夠上當。

    但可惜……

    “沒那么容易。”

    他輕輕搖頭:“耿塵雖是金丹宗師,但畢竟不是蠻家人,成就金丹年限也短,在萬獸門威望不足。”

    “這里的陣法,不可能是他一人主導,就算他想出來也會被人攔住。”

    “不錯。”

    寧神音也在一旁點頭:“我們進去倒是可以,但引他出來,怕是不成。”

    而以她們的修為,進到里面無異于狼入虎口,就算偷襲拿下耿塵的希望也不會大。

    低頭沉吟了一下,孫恒突然開口:“我來吧!”

    “道友!”

    兩女回首,面露驚愕:“你有什么好主意?”

    “哪有什么好主意,試一試罷了!”

    孫恒輕輕一笑,同時扭動身軀。

    只是一瞬間,一個身負重傷的蠻長生就出現在兩女面前。

    不禁面目一樣,就連氣息眼神,竟也與她們記憶中的蠻長生一般無二!

    

  http://hxwei.cn/litiandasheng/1218165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