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沖動

    御火訣!

    平平無奇的名字,卻是六御門正宗功法,非內門嫡傳弟子不可傳。

    此即姚茵身裹烈焰,狂沖而出,顯然是氣急。

    下一刻,一股柔和清風自前院升起,風雖不大,卻威壓驚人。

    風如漩,猛然一漲,瞬間就把來襲的烈焰撲滅當場,并逼得姚茵連連后退。

    “姚師妹,你想干什么?”

    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響起,同時,三道身影也出現在后院之中。

    腳步踉蹌的姚茵自不用提。

    另外兩人一位是三四十歲的婦人,一位則是五官精致的俏美麗人。

    御使清風逼退姚茵的,正是那位婦人。

    姚茵身周有朱綾急速旋轉,一股股烈焰更是蠢蠢欲動,但被風力排斥空氣,卻是一燃即滅。

    怒急之下,她只能嬌軀亂顫,一手指著兩人連連顫抖。

    “黃漓,你……她……”

    “秦師妹現今已經拜在羅師叔門下。”

    婦人面無表情的掃過姚茵,漠然道:“如今,她已是內門弟子。”

    “內門弟子?”

    姚茵聞言,美眸中的怒火卻越發熾烈:“賤人,你騙我師兄靈丹,難怪有恃無恐,原來早就攀上了高枝!”

    “姚師妹,渡靈丹是令狐師兄自愿給我的。”

    秦蓮五官精致,如遠山的黛眉輕輕上揚、又柔柔回落,無不帶著股動人的風情。

    黑發如瀑,隨風在腰側搖曳,修身的服飾外罩輕紗,更顯朦朧之意。

    她的相貌無疑是極美。

    但除此之外,她身上那股迥異于他人的風姿,也為她加分不少。

    “令狐師兄大恩,秦蓮沒齒難忘,但此番他的做法,卻是太過沖動了,魏稽豈是他可以招惹的?”

    “沖動?”

    姚茵咬牙,怒瞪對方:“你還好意思說,我師兄落得現今這個地步,是因為誰?”

    “你這個心如蛇蝎的女人,得了靈丹還不罷休,竟還把我師兄害成這般模樣!”

    嗯?

    孫恒雙眼一動,側首朝商珠看去。

    商珠輕輕搖頭。

    顯然,她雖打聽了事情的經過,但內里的詳情,卻是不怎么清楚。

    “令狐師兄的為人太過天真了。”

    秦蓮輕輕搖頭:“修行一途,與人斗、與天斗、與己斗,每進一步都極其艱難,他這種性子,是無法有所成就的。”

    “現今得到點教訓,長長記性,也是好事,總好過走出六御門,死于他人之手。”

    “我呸!”

    姚茵怒極反笑:“怎么著,你奪了我師兄的靈丹,讓他傷重至此,難道我們還要謝謝你不成?”

    “那倒不用!”

    秦蓮搖頭,一臉的淡然:“只要他能得到一個教訓,以后少犯點錯,就足夠了。”

    “……”

    姚茵嘴唇抖動,指著秦蓮的手指更是連連顫抖。

    “你……,姓秦的,我長這么大,還從未見過像你這般厚顏無恥之人!”

    一旁的商珠贊同似的點了點頭。

    “呼……”

    秦蓮閉眼,酥胸微微起伏,頓了頓才道:“令狐師兄在哪,我要看看他。”

    “你做夢!”

    姚茵雙手一攔,道:“不用你假惺惺的作態,我師兄是不會見你的。”

    “是嗎?”

    秦蓮嘴角一翹,朝著姚茵身后看去。

    在那里,房門不知何時已經打開了一道縫隙,一個面色慘白的年輕人正呆呆的看著她。

    “師妹,讓她進來吧!”

    “師兄!”

    姚茵急急回首,面泛不甘:“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愿意見她?”

    “我想聽聽,她想說些什么。”

    年輕人閉眼,隔著房門輕輕揮手:“師妹,你放心,不會有事的。”

    “可……”

    姚茵還想拒絕,這邊秦蓮已經自行邁步朝著屋內行去。

    她伸手欲攔,最終還是面色復雜的咬著牙任由對方進了房間。

    “哼!”

    院內,那名叫黃漓的婦人輕輕一哼,道:“其實,秦師妹說的沒錯,就算是把渡靈丹給了令狐傷,他以后怕也沒什么作為。”

    “反之,秦師妹雖踏入修行界年限不長,卻天賦異稟,心性更是驚人。”

    “現今她服用了渡靈丹,已是練氣九層的修為,成就道基指日可待。我勸你們還是老實一點。待以后師妹學有所成,念及舊情還可能照顧一下你們。”

    “若不然……”

    “我呸!”

    姚茵再次怒罵:“誰要她照顧,我們就算沒有本事,也不會死乞白賴的求別人施舍!”

    “況且,你……”

    “咣當……”

    陡然,身后屋內的一聲巨響,打斷了她的話頭。

    “師兄!”

    姚茵面色一變,急急轉身,推開房門就沖了進去。

    緊接著,就是她的怒吼之聲從里面傳來:“姓秦的,你想要干什么?”

    秦蓮被人推出房門,卻沒有理會姚茵,而是沉聲開口:“令狐傷,你現在的情況十分嚴重,拿了我的丹藥,當有機會復原。”

    “若不然的話,道途斷絕甚至淪為一介凡人,都不是沒有可能!”

    她手拿一個瓷瓶,瓶口張開,濃郁藥香撲鼻而來,顯然非是凡品。

    “師兄?”

    屋內,姚茵攙扶著那個年輕人,面色已是微變。

    “走!你給我走!”

    年輕人自是令狐傷,卻不知剛才兩人在屋內說了什么,他已氣的渾身顫抖,語無倫次。

    本就因重傷而發白的臉色,更是毫無血色。

    他手指秦蓮,大聲怒吼:“就算是死,我令狐傷也不要你的丹藥!”

    “令狐傷,憤怒并不能解決問題。”

    秦蓮皺眉,眼神中甚至還透著股失望:“你這般意氣用事,只會害了你自己,就如前幾日。”

    “咣當……”

    屋內不知什么東西被摔碎在地,令狐傷的吼聲再次響起:“滾!”

    “我不要再看到你,快給我滾!”

    “師兄。”

    姚茵此時卻沒了剛才的盛氣凌人,在一旁小聲開口:“你的傷……,要不然,咱們還是把丹藥留下來吧?就當是用渡靈丹換的。”

    “怎么?連你都不聽的我的話了?”

    聞言,令狐傷身軀一顫,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姚茵,更是咬牙道:“你若留下她的藥,就別認我這個師兄了,我……我……”

    “噗!”

    他大口一張,直接噴出一口血水,身軀晃了幾晃,當即栽倒在地。

    院內,孫恒眉頭微皺,不禁輕輕搖頭。

    令狐明這個兒子,可真是……

    哎!

    

  http://hxwei.cn/litiandasheng/112596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