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神使

    孫恒一邊遁飛,一邊把玩著手里的一枚玉佩。

    玉佩被人繪刻成龍鳳呈祥圖案,雖不大,上面的龍鳳之形卻栩栩如生,而且自有一股獨特神韻。

    不說其他,只是這雕工賣相,就是玉佩中的極品!

    當然,這東西不只是好看,還是一件品質優越的法器,有靜心凝神、防御外魔之效。

    這東西自然是從那王豐身上得來的。

    在他昏迷的時候,孫恒第一次對他施展攝魂法術,就是被這東西擋了下來,未能成功。

    王豐身帶此物,想來也不是為了對付孫恒,而是用來對付五煞教的。

    葬神之地的靈氣具有惰性,倒是有益神魂,在此地生存的五煞教,自然有著專攻神魂的秘法。

    外人前來此地,自然要提前做些準備。

    如孫恒這般,就連五煞教情形都所知了了,就匆匆而來的,怕是不多。

    而回想剛才王豐所言,孫恒的面色也是漸漸凝重。

    五煞教,遠比他想象的難纏的多!

    五煞神本是山民祭祀的五種牲畜,蛇、鼠、財狼、狐貍、蒼鷹,屬于很常見的五種異類。

    但現今,它們早已脫離了外形的禁錮,成了五種不知名的存在。

    真身法體無上、妙相莊嚴。

    五神居于神域彌羅天,那里是信者神念匯聚之地,堪比一個真實的世界。

    據說,五煞神的信者身死之后,不會步入輪回,而是會往生神域,永遠侍奉五神,只要不遭懲罰,就能在神域永生!

    而在神域之中,五煞神幾乎是無所不能的存在,實力甚至不弱元神真人!

    難怪會有人想出剿滅信眾,圍殺五煞神的路子,若不如此,怕也別無他法!

    據說多寶道人與五煞神有仇,當年彼此之間更是有多次大戰。

    他把自己的遺物留在這里,怕也是想借機引來他人圍殺五煞神,為自己出氣吧?

    若真是如此,這人倒是小心眼的很,就算死了都不放過自己的仇人。

    沉吟之中,孫恒眼眸一動,遁光一隱已經朝著高空中一朵烏云飛去。

    他這邊剛剛把身子藏在烏云之中,遠處就有幾十道遁光急速奔來,更伴有沉悶雷聲回蕩。

    這是一場強弱分明的追殺!

    先頭的七道遁光色澤純白,帶著股圣潔之意,猶如遍照天地的昊日,在這夜空之中尤其耀眼。

    這種遁光,大都不被修行之人所喜,畢竟太過招搖不是什么好事。

    “五煞教的人!”

    孫恒微微沉吟,卻并未現身。

    后面追殺之人中有幾位高手,其中兩位更是有著道基后期修為。

    他們御使著法器,遙遙對前面五煞教的人發動攻擊,每隔片刻,就會把一人留下。

    在越過孫恒所在白云之時,五煞教的人就已經只剩下區區三人。

    “唰!”

    越過一座山頭,五煞教僅剩的三人似乎已經絕望,陡然降下遁光,落入一片密林之中,似乎是打算在這里拼死一搏。

    “呱呱……”

    遁光落下,蒼鴉鳴叫,百鳥驚飛,透過茂密的林葉隱隱能看到密林中有著一個小村莊。

    “這里竟然還有活人?”

    后方的遁光在高空一停,一人垂首冷笑:“不過是一群愚昧無智之輩,全都殺了!”

    “是!”

    幾人應聲,同時數道大范圍法術已經自他們手中涌現,朝下轟落。

    風刃、火球從天而降,籠罩一方,瞬間讓下方的山村陷入末日。

    “轟隆隆……”

    烈焰在下方翻騰、颶風在密林中呼嘯,但詭異的是,下方卻無絲毫慘叫聲傳來。

    “嗯?”

    上方一人眉頭一皺,心頭已經悄悄提起警兆。

    “小心!”

    在他身旁,同為道基后期的那人卻是面色一變,急急大吼出聲。

    “彭!”

    與此同時,一道潔白光圈,也從下方涌現,轟然橫掃十余里方圓。

    那光圈純粹,不受法術護盾的影響,毫無阻礙的掃過上方眾人。

    而光暈過后,上方眾人也是齊齊一滯,僵在原地。

    一位練氣后期的修士張了張嘴,似乎要說些什么,但話未出口,眼中已經盡是絕望。

    “嘶……嘶……”

    一道道白色的焰火,自他的口中、眼中、身體內部緩慢涌現,并開始朝外瘋狂擴張。

    “轟……”

    火光大盛,那人就如燃燒的油脂,身體的一切都化作這火焰的燃料。

    火焰一燃即消,那人也與半空消失不見!

    神魂俱滅!

    “不!”

    場中有人大吼,但心頭的恐慌卻讓他身上的火焰越發熾烈,瘋狂滋生。

    仿若此火,專以他人心中的雜念而生!

    “轟……”

    “轟……”

    霎時間,昏暗的夜空之中,就如多出了十余盞明燈,在輕輕搖曳。

    燈光,象征的自然不是光明,而是冰冷的死亡!

    隨著明燈的消寂,那道道生機也蕩然無存。

    一瞬間,場中所有道基以下修士,無一存活,即使道基初期之人,也有數人喪命!

    “你們這些異類,該死!”

    下方密林之中,突有怒吼之聲傳來,一道耀眼白芒隨之轟然直穿高空。

    白芒之中是一位青年男子,面容俊美異常,身軀修長有致,就如一具完美的人體雕塑。

    男子左手持鞭、右手持锏,身周白芒如烈焰般晃動,也讓他的俊美之中多了份威猛、霸氣。

    “御令!”

    男子低吼,音出、天地俱顫,長鞭一甩,瞬息間就已劃過里許之地,落在一位道基后期修士身上。

    他的聲音,似乎來自九天之上的神靈,滿是威嚴,神圣而又不可侵犯。

    音出,那修士的身軀也是猛然一僵,面對長鞭的纏繞竟是未能躲過。

    “死!”

    男子再次低吼,長鞭猛然一扯,另一只手中的金锏也迎面砸來。

    “轟……”

    白色的火焰從修士身上涌現,還未等他發力壓下,對方的金锏已經落在他的頭頂!

    “彭!”

    金锏之下,那修士的身軀轟然碎裂,竟無血肉崩飛,只是化作漫天白光四下逸散。

    一位道基后期修士,竟是不能敵此人一擊!

    而被白光包裹的男子,攜殺人余威更顯霸道,長鞭甩動,濃郁殺機遍布全場!

    “他是神使!”

    場中一人突然發出尖叫之聲,隨即人群轟然散開,朝四面八方逃去。

    一如剛才他們追殺五煞教之人,只不過現今情況逆轉了而已。

    “想跑?”

    男子咬牙,再次低喝。

    “御令!”

    “定!”

    此人言出法隨,堪稱神威無邊!

    天際的一應遁光聞聲一滯,除了數人強強掙脫之外,其他人竟俱都停在半空。

    “死!”

    男子長鞭一卷,狠狠抽打在一人身上。

    “啪!”

    鞭聲暴鳴,而那人受此一擊,身軀也自內而外涌起熊熊潔白火焰,焰火一起,就難以遏制。

    轉瞬間,已是身死魂消!

    “你們這群妄圖贖神的異類,全都該死!”

    男子吼聲不斷,長鞭不停的揮舞,每一次甩擊,都會有一人喪命。

    而一應修士的攻擊手段,往往無法對他造成威脅,大多落在空處。

    即使有偶爾能擊中目標,也無法破開他身上那層圣潔的白芒。

    “神使?”

    烏云中,孫恒雙眼微瞇。

    五煞神居于神域,真身因特殊原因難以臨世,若要降凡就需要借助信眾的身體。

    而普通人的身體顯然無法承受它們降臨的威能,只有特定之人才可以。

    神使就是他們降臨的圣胎!

    每一位神使,都是五煞神最忠誠的信眾,在葬神之地只有百萬人以上的大城才會有。

    而其下,則是神仆。

    據王豐所說,葬神之地核心處的九大神使,更是實力恐怖的存在。

    他們可以完美承接五煞神的降臨!

    想到此處,孫恒眼眸微動。

    或許……

    “死!”

    這位神使雖實力驚人,但殺人的手法卻十分單調,每殺一人都要口吐死字。

    好似程序一般單調、呆板,卻也效率驚人。

    “彭!”

    再次把一人擊殺,神使持鞭欲抽,心頭卻是猛然狂跳,右手金锏猛然朝左側擊出。

    “咚……”

    如同重鼓敲擊之聲傳來,一柄漆黑長刀突兀浮現,與那金锏撞在一起。

    “誰?”

    神使大吼,回應他的則是幾十道火紅劍氣。

    “啪……啪……”

    長鞭一抖,無窮鞭影瞬間演化道道光圈,把他團團圍住,并朝外逐步擴張。

    光圈有形無質,就如一個個內蘊恐怖之力的漩渦,瘋狂擠壓著周遭的一切。

    那一道道劍氣,竟也被鞭法消磨干凈!

    “咦!好鞭法!”

    孫恒身化一道陰風,在光圈之中游走,抖手間再次激發出百余道劍氣。

    對方鞭法精妙,他并不奇怪,畢竟五煞教可是傳承不知多少年的古老存在。

    但臨近神使他才看的分明。

    這人的骨齡,竟是不超過四十!

    這就有些夸張了,這么大的歲數,他是如何擁有如此實力的?

    就算實力可以被五煞神賜下,但功法神通,總需要時間練習的吧?

    古怪!

    相對于孫恒的輕松,還有時間有其他的想法,這位年輕的神使卻是面色凝重。

    加持了焚天真火的劍氣,威能強悍,他應付起來并不容易。

    再次剿滅劍氣,神使面色一凝,面朝孫恒緩緩開口。

    “御令!”

    “死!”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http://hxwei.cn/litiandasheng/107341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