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離天大圣 > 105 追兵(月票400加更)

105 追兵(月票400加更)

    云鶴、天葉,這兩人的洞府彼此相鄰,距離尾坳也沒有多遠。

    而與悶頭苦修的孫恒不同,這兩位卻是驪龍山脈交游廣闊之輩。

    只不過,孫恒雖然聽聞過他們的名聲,這么多年卻一直未曾見到過真人。

    片刻后,兩道遁光在尾坳落下,顯出一中年、一老者。

    中年人面貌清癯,老者道骨仙風,雖只有道基初期修為,賣相卻是絕佳。

    “孫道友!”

    云鶴就是那位中年人,他散去遁光,面帶笑意的朝著孫恒拱手:“相鄰近二十年,卻不想直至今日才得見道友真容,真是我等的失禮。”

    天葉撫須輕笑接口:“孫道友與我等可是不同,整日浪蕩,乃是求大道之人,若不然豈能有今日的修為?”

    “兩位說笑了,里面請。”

    孫恒把兩人往簡陋的亭臺一引,只有一旁恭候的石蕓送上茶水。

    “客居此地這么多年,一直未曾拜訪附近的道友,卻要勞煩兩位親臨,是在下不對。”

    端起茶盞,道:“兩位,請用茶!”

    “道友客氣了。”

    兩人對視一眼,都是輕笑點頭,同時舉杯小抿了一口。

    “好茶!”

    天葉雙眼一亮,道:“夢里水鄉,清香不絕,這應是極品靈茶云夢尖葉吧?”

    “不錯,不錯!”

    云鶴在一旁符合著點頭:“難怪我感覺如此熟悉,原來是曾經在仙鄉會上品過一次的云夢尖葉。”

    “哦,原來這種茶如此有名!”

    孫恒放下茶盞輕笑:“我也是前不久在一位朋友身上剛剛得到的,卻不知來歷。”

    “道友這位朋友可是大方的很。”

    天葉撫須,感嘆道:“此茶有清心明目之效,對我等道基修士來說,也有不小益處。我曾聽聞,一兩茶葉,就價值幾十靈石。”

    “是嗎?”

    孫恒淡笑:“那位道友確實蠻大方的,只可惜以后怕是沒機會碰上了。”

    “如此,確實是可惜。”

    天葉重重點頭,一臉喟嘆。

    三人坐于石亭,一時間倒也言談甚歡。

    孫恒性子沉穩,不喜多言,但并非是口舌笨拙之人。

    相反,反而明慧多智。

    只不過在大多時候,他因為看的太透,反而懶得多說。

    “孫道友。”

    言談片刻,云鶴終于把話題轉回來意之上:“再過半月,就是北邊韓老夫人的四甲子壽辰,屆時,附近的道友都會前去恭賀。”

    “因而,今日我等來此,也是想邀道友與我們同行的。”

    “不錯。”

    天葉點頭:“韓老夫人怕是驪龍山脈中名望最大的散修了,下有九位女兒,出嫁的人家也都不凡,可謂是母憑女貴的典范!”

    “真不巧!”

    孫恒音帶遺憾的搖了搖頭:“在下還有他事要辦,怕是趕不及了。”

    云鶴、天葉對視一眼,眼神似乎變了變,這才問道:“這是為何?”

    “就如兩位所見。”

    孫恒朝一片凌亂的山谷一指,道:“在下欲要離開此地,前往他鄉尋覓大道,不日即將遠行。”

    “啊!”

    天葉似乎是一愣,當即語出挽留:“道友,萬里跋涉未必是善法,這里道友和善,甚少殺伐,實乃修行圣地。”

    “是啊,是啊!”

    云海在一旁符合,想要說些什么,卻被孫恒揮手拒絕。

    “兩位不必多言,在下去意已決。”

    孫恒端起菜盞,正色道:“能在臨行之前認識兩位,是緣分,在下敬兩位一杯。”

    “這……”

    兩人對視一眼,都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既如此,我等也只能祝道友一路順風了!”

    喝完茶,云鶴先行起身站起,自儲物袋之中取出一枚玉如意來。

    “孫道友,相識一場,你又要遠走他鄉,無以為敬,此物就當做賀禮了!”

    “道友客氣了!”

    孫恒起身謝過,接過玉如意放在一旁。

    “云鶴道友如此大方,在下也不能失了禮。”

    天葉笑著拿出一物,卻是一方硯臺:“此物乃是寶雞國特產烈血石所制,算不得珍貴,道友全當是一個紀念吧!”

    隨后又道:“道友要走,想來需要整理洞府,我等也就不繼續叨擾了。”

    “兩位客氣了!”

    孫恒輕嘆,放下硯臺:“我送送兩位。”

    “不必,不必!”

    兩人連連擺手:“道友自忙即可,不必理會我等。”

    “要的,要的!”

    孫恒低頭,看了看身旁的禮品,道:“兩位送在下如此貴重的禮物,我豈有不報之理?”

    “在下,這就送兩位上路!”

    “嗯?”

    兩人一愣,隨即面色大變,身上靈光一起,就要有所動作,卻被一抹刀光輕松打斷。

    “唰……”

    刀光閃過,兩具殘尸當即跌落在地。

    “彭!”

    孫恒隨手一掌,把身旁的如意、硯臺轟碎,轉身朝目瞪口呆的石蕓沉聲開口:“其他的東西不要收拾了,把百毒天蝎蠱收好,咱們這就走!”

    “啊……”

    “是,是!”

    石蕓一臉慌張的點頭,急急轉身,腳步踉蹌的就朝遠處奔去。

    …………

    驪龍山脈的另一處山頭。

    李妄言正跟幾人圍坐一起,閉目養神。

    陡然,兩聲脆響在場中響起,幾人當即睜開雙眼,一股股強悍氣息來回涌動。

    “他們兩個死了!”

    “這不奇怪,那人可是連羅浮仙宗的人都敢殺,而且,他十有八九就是前幾日讓古、洪兩家遭劫之人。”

    “現在怎么辦?下手圍殺他?”

    “你如果想去,我絕不攔你。”

    李妄言朝說話那人不屑撇嘴:“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別說這里只是我們這幾個,怕是再翻上兩番,對上那人也是送死!”

    “但現在怎么辦?”

    那人急道:“姓孫的擺明要逃走,上面又嚴令讓我們把他攔下來。”

    “怎么辦?涼拌!”

    李妄言聲音冰冷的回了句:“我還是那句老話,誰要去誰去,別拉上我就行,我還沒活夠!”

    “傳音吧!”

    一個蒼老之音,在場中響起:“告訴他們,這人我們攔不住,但能確定大概的方向。”

    此音一起,場中當即一靜。

    “是!”

    隨即,黑暗中有腳步聲遠遠退去。

    …………

    北川山脈。

    虛空之中,一座奢華的宮殿正自排云蕩氣,朝著遠處飛遁。

    宮殿后院,一片寂靜。

    場中數人,都在垂首看著場中的一物。

    那是一個正方形的石盤,上有復雜紋路,更有標注方向、時辰的文字。

    石盤正中,放著一個通體金黃的勺子,勺子無風自動,正自在石盤上旋轉。

    有時,它會停下指向某處。

    有時,又會急速旋轉,忽東忽西。

    一童子看了半響,眼泛不耐,拱手朝場中另外一人問道:“道真兄,這是何意?”

    “司南不準。”

    張道真也是罕見的面露凝重之色:“那人身上若不是有著攪亂天機的奇物,就是身具蒙蔽天機的神通!”

    聞言,童子的面色不禁一變,肅聲道:“這兩樣,可都不易得!”

    “嗯。”

    張道真點頭,手中打出一道靈光,沒入那司南之上。

    片刻后,他才再次開口:“有三個可疑方位,但只有一個是真的。”

    “來人!”

    后方,一老者沉聲開口:“把萬化顯像大陣的投影打到這里來。”

    “是!”

    片刻后,一個虛幻的超大地形圖,就浮現當場。

    張道真在這幻影之陣邁步,手指劃動間,三道線路就浮現當場:“這是他可能行進的方向,往西、西北,和正北。”

    “西北是百草宗核心之地,他若去了那里,定然是想借助傳送陣。”

    百草宗的一位道基開口答道:“如此,倒也好辦,我等暫且關閉陣法,嚴加防守,只要他趕來,必定讓他有來無回!”

    “正北的可能性也不大,這條路線會與我們交叉,而且沒有可躲藏之地。”

    蠻童一指最后一路,大聲問道:“那這一條線哪?”

    “那邊是流沙域,廣闊無邊,落葉即沉,應該……可能性也不大。”

    “不!”

    張道真突然搖頭:“他應該就是選了這條道。”

    蠻童問道:“這是為何?”

    “因為……”

    張道真嘴角微翹,似有不屑、輕蔑之意:“在這種地方,我的實力會有所下降。”

    “那我們就去這里!”

    蠻童轉身大吼:“快,讓這仙府加速!”

    “不用了!”

    張道真突然搖頭:“仙府笨拙,速度太慢,能否追上怕是兩說。”

    “蠻道友。”

    他側首,看向蠻童:“不如我們來比一比速度如何?我對道友的青龍遁可是好奇的很。”

    蠻童雙眼一亮,當即點頭:“恭敬不如從命!”

    

  http://hxwei.cn/litiandasheng/103196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