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法寶

?    ?

    不帥不高不壯,氣質一般,不太像魅力型領導,所以并不扎眼,可也談不上寒磣,林鵬這個年齡層的金融高管,什么妖怪猛人沒見過,別說會拱白菜的豬,就是被白菜拱的豬,說不定都見過很多,能博得不溫不火的中等印象,本身就是一種證明,在機關事業單位和商界職場辦公室,沒有過硬家底的,漂亮點的美眉出了點成績,就被說成恬不知恥抱大腿的狐貍精,至于她們付出的努力血汗,啥,看不見,看見了也當沒看見。

    尤其在官場,男人總覺得漂亮mm被潛規則的概率比明星被包養還高,趙甲第很擔心會有絡繹不絕的傻b二貨去招惹王半斤,王半斤的確是不記隔夜仇,因為她喜歡把仇當天就給報了,如果說王半斤是一心重振王家第一第二兩代堪稱紅得發紫的榮耀,趙甲第不懷疑有大局觀有氣魄的王半斤會混不開,可這揚言30歲看破紅塵出家尼姑的主,咋看不像有精忠報國光耀門楣的思想覺悟,趙甲第就怕她被老太爺恩威并下著上了任,破罐子破摔,消極抗爭,到時候她惹出來的麻煩,可就不是可以輕易擺平的小事,這閨女強大到讓王家沒敢塞進人大附小和景山中學,還不是怕她倔脾氣一上來就顧頭不顧腚的風格,他們家在北京有棟分配下來的四合院,南池子那邊,不是錢的問題,不到頂點那撥去八寶山了才能頂替上去一個的拔尖位置,住不了的,附近還住著幾位世家關系的老首長家庭,雖說今個兒四合院住著的都是老一輩在養老,或者出息不大只能承祖蔭吃家族飯的中年男女,在那里頭蠅營狗茍爭權奪利。

    不過王半斤很小時候,80年代初和中期,還是習慣四代同堂擠一個院子,王半斤挨個兒把同齡男孩揍了個遍,下手忒狠,小小年紀就知道拉攏一批打壓單個的手腕,指使別人搶糖搶玩具不說,還讓人扒光不順眼家伙的褲子,只能光著屁股蛋哭著嚷著回家,愣是還沒誰敢告狀,可大人哪里不知道這是王家虎妞的壯舉,三天兩頭有人去老太爺那邊苦笑傾訴,老太爺不愧是在屹立風雨大浪了一輩子的不倒翁,嘴上說一定教訓這丫頭,回頭到了最寵溺心態的曾孫女那邊,帶上糖葫蘆,微笑慈祥教給她一些更隱晦的損人勾當,教她什么叫陽謀,什么叫點到即止,耳濡目染,王半斤有啥豪言壯語或者駭俗行徑根本不稀奇。

    王家到第三代,青黃不接,老太爺很看得開,不像一些同齡或者稍小的老人那樣試圖借著余熱鋪路,順其自然,只是說咱不急,這不膝下有虎妞嘛,有她一個,敵得過你們這幫老頭子所有帶把的小崽子嘍。每當老爺子得意洋洋說起這事的時候,其余一些死了后能在新華社發訃告的老頭子們都一臉恨恨,說你別得意,說不定咱們當中就有人要跟你做親家,小虎妞再能折騰,總得嫁人吧,干脆肥水不流外人田。這時候筆桿子出了名犀利的“王書生”老太爺總喜歡習慣性爆粗口說放你娘的屁。

    想到王半斤在英國那邊被萬惡的資本主義熏陶過,別沾染了自由主義歪風,一回國就進機關,搞不好就水土不服,趙甲第自己剛進中金就被李枝錦林鵬和冬草姐一起上了一課,覺得有必要給王半斤提個醒,走回世貿麗晶的路上撥了電話,王半斤嬌笑道呦,太陽從西邊出來出來了,八兩竟然主動給姐打電話,闖禍了?還是惦念姐的音容相貌?趙甲第罵道滾,是想告訴你在天子腳下的市團委干事,是半個官員了,別再瘋瘋癲癲的,遇見不長眼的家伙,真想抽他們,找我,你別自己親自動手。王半斤愣了一下,隨即捧腹笑道八兩,真的假的呀,萬一對方是省部級大員的寶貝兒子,你也抽?趙甲第平靜道抽。王半斤不笑了,道真抽?趙甲第道抽。

    王半斤嘿嘿道眼下還真有個,不過級別不高,不知道你姐底細,就大獻殷勤,丫還特把自己當大院出來的頑主,操,當年給姐買糖葫蘆吃的真正頑主現在哪個不是大腹便便的大叔,如今這世道有屁的頑主,那b真以為騎個挎斗就拉風了。咋的,你真要親自動手?

    趙甲第笑道:“行啊,我這就買機票去,實習后天才開始。揍個人辦個事,來回綽綽有余。**咋了,只要你給點基本信息,我就有信心蹲點截他。”

    王半斤嘆息道跟你開玩笑呢,再說你這八成是打著給姐出惡氣的幌子來看望你那童養媳吧,沒門,萬一你磕磕碰碰到了,那根狗尾巴草還不記恨死我,說不定連殺我的心都有了。那妞不好惹啊不好惹。

    清官難斷家務事,真是至理名言,真正打算飛去北京的趙甲第苦笑道:“王半斤,你這可不厚道,冬草姐從不說你壞話的。”

    王半斤嫵媚笑道我哪里是說她壞話,這不都夸她嘛,能做王半斤的死敵,榮幸的很。

    趙甲第無語道:“你們兩個都你來我往了十多年,不嫌煩啊。”

    王半斤嬌笑,電話那頭的高跟鞋女王一點賊花枝招展,說道不嫌煩不嫌煩,斗一輩子都不會無趣,這是東宮西宮之間的戰爭,馬虎不得,稍微松懈,就要萬劫不復。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失小八兩處男身吶。

    趙甲第怒道:“王半斤你能不能正經一點,都是人民公仆了,哪來的封建思想,歪風邪氣。你是不是腦殘宮斗片看多了?”

    王半斤懶洋洋道是啊是啊,我就是如此庸俗,自然比不上那位連我媽都夸有仙佛氣的童養媳,不過我覺得吧,女人有慧根靈氣佛情不好,這不我去英國四年多時間,她不一樣沒能拿下你,都是矜持惹的禍呀。她呀,天曉得牛年馬月才能破-處。你瞧咱多好,還惦記著她的頭等大事,你再瞧瞧她,十有**,哦不,是十有十一是希望我一輩子都呆在國外,

    趙甲第跟林鵬一樣,被摧殘得去街邊超市買了包煙,大口抽起來,道:“你丫不一樣是處,人家是五十步笑百步,好歹還有五十步差距,你這一百步笑身邊一百步的,算哪門子英雄好漢?”

    王半斤不講理嚷道:“處咋了,老娘要做一輩子處,有本事你來破啊,我等你,你不是說來北京,你來,趕緊來,我躺大床上等你。”

    趙甲第狠狠抽著煙道:“拜托,我來北京是冒著巨大風險幫你出氣。”

    王半斤媚笑道:“哪有干事不給報酬的道理,你姐是厚道人。”

    趙甲第丟掉煙,踩了一腳,輕輕道:“耳垂呀耳垂。”

    王半斤呆滯數秒,然后尖叫一聲,閃電掛掉電話,說不定連手機都被她扔了。

    趙甲第終于心滿意足,丫不用終極大招,祭出這壓箱法寶,還真制服不了王半斤。奧特曼不發威,真被這禍害當小怪獸了。

    

  http://hxwei.cn/laozishilaihama/92568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