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九天 > 第二百六十章 尊府規矩

第二百六十章 尊府規矩

    郭清師姐的反應,讓方貴覺得有些奇怪。

    他對自家這位師姐的印象倒是很不錯,最喜歡這種上來不問青白皂白便幫著自己打架的人了,而且方貴雖然沒有真正的看到過她出手,但光憑著當時她那一劍威懾陸道允等人的氣勢,便可以斷定這位師姐實力一定極強,若是混得熟了,以后打架豈不是多了個幫手?

    只是最后分別時,郭清的態度,卻顯得有些怪,方貴看了出來,其實自家這位師姐,原本是有話想對自己說的,但也不知為什么改變了主意,反而要跟自己疏遠一些似的……

    難道是因為自己在尊府混的太好,讓這師姐嫉妒了?

    雖只第一次見,但方貴卻覺得這位師姐應該不是這樣的人。

    想不太明白這個問題,方貴就決定暫時先不想了,此前往天南道這一趟,使得方貴心里多少起了些疙瘩,總是覺得不太舒服,如今見到了這尊府的廢人巷,便更是讓他不甚爽利了,那種心思不通透的感覺又多了一些,回到了自己的小樓時,心情尚且有些壓抑……

    “方貴,你這是做了什么事啊……”

    本來想著多花點時間,好好想想最近發生的事,結果第二天一早,便來了一位客人。

    那位楚國的老前輩趙通元,居然親自來到了方貴的小樓,一進來便是一臉憂心忡忡的模樣,往小樓里的太師椅上一坐,恨鐵不成鋼的看著方貴,臉色陰的像是能擠出水來!

    “怎么啦?”

    方貴正蹲在了門口洗臉,一邊接過了嬰啼叼過來的毛巾擦臉,一邊詫異的問道。

    “你昨天是不是去了城南老巷了?”

    趙通元兩眼看著方貴,眉頭凝成了疙瘩。

    “是啊……”

    方貴回答的理所當然:“我還見到了我師姐!”

    “我知道定是她把你帶到了那里去的!”

    趙通元見了方貴若無其事的樣子,更是生氣,想要訓斥,總是沒和方貴熟到這份上,只好沉嘆了一聲,道:“你見你師姐,自是無防,但你怎么就和尊府血脈起了沖突呢?”

    “你就是為這事來的啊?”

    方貴倒是明白了過來,笑道:“那小子要找人報復我不成?”

    趙通元沉沉一嘆,搖頭道:“昨天晚上,那件事便已傳開了,你知不知道,此事引起了很多尊府貴人對你的不滿?就算那人只是一個小小的練氣境修士,他也是尊府血脈,你在廢人巷那等地方當眾打了他,難道就不怕真有人難為你嗎?”

    方貴無所謂道:“那就來唄!”

    趙通元見他這等反應,心里頓時更來氣。

    他也著實是無奈了,昨天剛得知了方貴這一趟出去辦差,爭得了首功的消息,著實讓他高興,像他這樣的老修,在尊府雖然有了些地位,但畢竟修為跟不上,也就到頭了,如今已經在考慮著培養傳人,但是楚域來的年青小輩,本來就不多,上一個被他看好的,還是郭清,只是郭清實在不爭氣,臭脾氣與太白宗那對師兄弟一模一樣,爛泥扶不上墻的類型。

    如今這個方貴,倒是讓人喜出望外,小小年紀,便已在尊府混出了不小的名頭,又與青云間等人關系莫逆,更是一種無形的潛力,所以趙通元最擔心的,也就是他出去辦差時會不會不盡力,如今這趟差事下來,這最后的擔心,也總算是煙消云散了,趙通元甚至在這小子身上,看到了年青時的另一個自己,而且可以斷定,他長大了還要比自己強……

    所以這時候的趙通元心里,已經有了好好培養方貴的心思。

    但他又哪里能想到,白天才剛剛傳來搶得了首功,讓他開懷不已的消息,這一到晚上,便又立刻聽說他在城南廢人巷將尊府的一個少年臉抽的像個豬頭一樣?

    這下老趙的心里,又是失望,又是有些惋惜,所以才自降身份,一大早便親自到了方貴這里來了,想將其中利害講給他聽,卻沒想到自己都來了,他倒若無其事的樣子。

    “這件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趙通元生了會悶氣,看出了想讓方貴自己明白其中利害是不可能了,便沉沉一嘆,道:“你打的那少年,也不過是蒼日家的旁系子弟,我還不至于壓不下這件事,只不過,該有的態度也得有,你且收拾一下,我呆會帶你去他族中拜訪,你好好向他賠個不是吧!”

    方貴正端著茶過來,聞言頓時難以置信:“讓我賠不是?”

    趙通元道:“不是賠給他,而是做給尊府的貴人們看,你畢竟將那少年打的顏面全無,難保不會有人記在心里,對你將來的前程不利,我帶你去做這態度,便是為了讓尊府貴人們消除誤會,你放心好了,只要你擺出了態度,我保證以后不會有人來找你麻煩……”

    方貴聽了趙通元的話,難得的沉默了下來。

    他將給趙通元泡的茶放到了自己面前,然后沉默了一會,緩緩搖頭,道:“我揍那個家伙,就是因為看他不順眼,如果揍了人之后,還要再去賠不是,那我還揍他干嘛?”

    “你……”

    趙通元聞言,眉頭再次皺了起來,看了方貴好一會,才終于嘆了口氣,道:“其實我早就有些道理,要講給你聽了,只是以前覺得你年齡小,或許還不到明白這些道理的時候,如今看來卻已是遲了,小方貴,以后跟你那位師姐,還是盡量少見吧,廢人巷更是不要去!”

    方貴聞言,猛得抬起了頭,道:“為啥?”

    “你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

    趙通元帶了些火氣,道:“因為那廢人巷里,皆是廢人,也皆是不為尊府貴人所喜的人,你與他們結交,豈不是憑白惹尊府貴人心里不痛快?你和那些人是不一樣的,如今的你,有尊府好友,也有天才之名,更有老夫可以指點你一些關竅,這樣的前程,多少人羨慕,你自己卻不喜歡,非要有一天自己也墮落了,淪落到去廢人巷里和那些人廝混,才算滿意嗎?”

    方貴聽著,心里憋悶,不滿道:“就因為尊府的人不滿意,我就連師姐也不能見了?”

    “簡單講來,就是如此!”

    趙通元輕輕拍了一下玉案,道:“尊府貴人不喜歡的人,你也不能喜歡,尊府貴人討厭的人,你也要討厭,尊府貴人想做的事,你要幫著他做,尊府貴人說出來的話……”

    方貴聽了,頓時大怒,叫道:“那不成了……”

    說到這里,微微一頓,趙通元對他還不錯,所以也不能指著人家的鼻子罵。

    于是轉頭叫了一聲:“旺財!”

    正在門口曬太陽的嬰啼立刻轉過了頭來,疑惑的叫了一聲:“汪?”

    趙通元沉默了一下,臉上居然出奇的沒有怒色,平靜的開口道:“你要這么理解,也不是不可以,你如今已經不是在仙門了,所謂傲氣,顏面……那些沒有必要的東西都扔掉吧!”

    方貴心里更為不滿了,冷笑道:“憑啥?”

    “就憑尊府可以給你一切!”

    趙通元冷聲道:“你在仙門得不到的地位,尊府會給你,你在仙門得不到的秘法典藉,尊府會給你,你在仙門求之不得的資源,尊府有無數……”

    方貴忽然冷笑了一聲,道:“我還想要仙道資源呢,尊府能給我?”

    趙通元一下子噎了一下,心想這小子心還挺野,你又不是仙道筑基,要仙道資源做什么?

    不過他也只是微一猶豫,臉色卻顯得極為凝重了起來,道:“若是別人問這個問題,那定然是個笑話,不過若是你的話,老夫還真覺得很有希望,照你如今的前景,倘若可以盡心為尊府辦事,得到尊府的信任,仙道資源,尊府也不是不舍得賞給北域人的……”

    方貴聽了這話,倒是微微一驚,道:“還真能給啊?”

    趙通元笑了笑,道:“北域十九州,可不是沒有賞給北域修士仙道資源的先例!”

    “要這樣說的話……”

    方貴氣勢一下子有點弱了,心煩的擺了擺手,道:“那就先不聊了!”

    趙通元見他沒有死犟到底,心里倒是一喜,心想這個小子果然跟他那個脾氣又臭又硬的師姐不一樣,是個聰明人,看樣子自己給他講的這番話還是有些作用的,只要他能聽得進去,那便還有培養的希望,反正他年齡還小,倒是不必急于一時,慢慢引導也就是了。

    如此想著,倒是不急著摧他去蒼日家賠禮了,擔心適得其反。

    慢慢站了起來,道:“這些話,你好好想想吧,老夫以前可從不會這般苦口婆心的勸人!”

    離開了方貴的小樓時,他心情倒是不錯,覺得自己來這一趟,是有用的。

    只是關上了樓門的方貴,小臉卻是沉了下來。

    “仙道資源,確實是好東西……”

    他嘴里自顧自的念叨著,慢慢坐回了太師椅上:“但方老爺我可是仙人后代啊……”

    

  http://hxwei.cn/huimiezhongshengji/1136888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