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 第三百四十章 奪燈塔

第三百四十章 奪燈塔

    如果是進了迦太基的港口水門,海岸上就并列著很多的商業碼頭,可供商船停靠(當然最里面的圓型軍港有城墻壁壘保護,普通船只是進不去的),但是利利俾最早是作為一個軍事要塞而建立的,因此海岸上同樣建立著5米高的城墻、還有間隔的塔樓,只有在這個長方形海港的最里面才有10多個碼頭,而從水門到碼頭有約一里的距離,一旦真有敵船闖入港內,兩側的城墻和塔樓守軍就會發射火箭,讓敵船避無可避。

    此時,巡航船在前方領路,貨船在后方魚貫而入,一搜緊挨著一艘,排成一條長龍向著碼頭緩緩駛去。

    在快駛到碼頭的時候,巡邏船船長突然聽到后方響起“鐺!鐺!鐺!……”的鐘聲,他先是一愣,隨即想起這是燈塔上發出的警鐘:有敵人入侵?!

    他立刻扭頭回望,卻看到原本排成一列有序的船隊已經變得散亂,一部分貨船擴展開來,爭先恐后的快速向著碼頭駛來。

    上當了!這只船隊是敵人假扮的!……巡邏船船長赫然明悟,心中頓時恐慌。

    其實,一直關注著船隊進入港口的燈塔守塔人發現這次船隊的異樣并不是因為這些貨船不守秩序、加快速度沖向碼頭,而是在這之前,他發現好多艘貨船突然停止了前進,停靠在了天然防波堤的堤岸旁,然后船中央的亞麻布自動掀開,里面鉆出了不少人。

    運送的物資變成了人!……守塔人當然明白己方上了當,他在敲響警鐘之后,心中還有點好奇:為什么這些狡猾的敵人會將貨船停靠在那里?

    雖然由于這天然的防波堤最窄的寬度也有40米,在靠外側的地面上修建城墻之后,其內側并沒有再修建城墻,不過其堤岸用專門的石磚和泥土、砂石重新進行了修筑,使其堅固、筆直、陡峭,而且高度足有7米,要想從船上攀爬到天然防波堤上去,幾乎是不可能。而且,防波堤上除了城墻、塔樓和燈塔,還建有一個小型的軍營,經常性的駐扎著100名輕步兵,可以及時處理任何緊急情況。雖然現在已是晚上軍營里的輕步兵們已經熟睡,但警鐘響起,相信他們很快就會穿戴整齊,沖出軍營救援。

    但守塔人顯然忘了,天然防波堤上除了軍營之外還有一個建筑——一個小型的神廟,它不但是為駐守“防波堤”的士兵們提供向神祈禱的神圣場所,而且每天凌晨開港之時,守塔人都要到神廟內進行神圣的祈禱,保佑平安,這已經成了利利俾港口必備的神圣儀式。

    這個神廟雖小,但它卻融合了迦太基和希臘的神廟特點,是一個典型的神廟廊柱式建筑,而且它非常的靠近內側的堤岸。

    這一支船隊的所有貨船確實是來自迦太基——就是昨晚在帕勒莫斯港被抓獲的救援船隊,但它的船員主要是來自阿萊尼亞,他們在不久前用相同的方式帶領船隊混進了圣伊比尼亞、薩羅斯港口,也算是積累了不少經驗,所以才能騙過警惕的巡邏船船長。最前面的7艘貨船裝載的確實都是物質,而后面貨船中亞麻布所覆蓋的則全是山嶺偵查大隊的士兵。

    此刻,泰倫圖斯帶著手下,站在隨海水上下動蕩的貨船上,手中甩動著繩鉤,借著船員們點燃火把發出的亮光,仰頭望著堤岸上神廟的輪廓,奮力的向上一拋,一個個繩鉤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飛向神廟,有一部分成功的纏繞在了廊柱上。泰倫圖斯他們立刻抓緊繩鉤,然后敏捷的爬上了堤岸……

    一眨眼間,就有十幾個敵人爬上了堤岸,可軍營里的士兵一個都還沒有出來……在塔頂觀望的守塔人頓時傻了眼,立刻向塔樓下層的人員高喊:“快去把大門關上,快去!敵人殺上來啦!”

    看到他們慌慌張張的往塔下跑,守塔人又開始猛敲懸掛的銅鐘。

    站在神殿下的泰倫圖斯仰頭望向不遠處傳來鐘聲的燈塔,然后用手指著爬上來的手下們,大聲喊道:“你們10個跟我去奪去燈塔!福基尼卡斯,你帶領其他人,給我干掉那個軍營里的敵人,然后到燈塔會合!”

    “遵命,隊長!”福基尼卡斯大聲回應。

    “跟我來!”泰倫圖斯一揮手,帶頭向著燈塔沖去,10名士兵緊隨其后。

    趕到燈塔下,厚實的塔門已關。

    泰倫圖斯并不慌亂,他向后伸出手:“繩鉤。”

    一名士兵忙將準備好的繩鉤遞到他手上,他抓著繩鉤頭,瞄準上方透出燈光的石窗,稍一用力,就將繩鉤扔了進去,然后往回一拉,讓繩鉤勾住窗沿,就開始向上攀爬。

    其他的士兵也開始往燈塔上其他的窗口扔繩鉤。

    泰倫圖斯正迅捷的向上爬,突聽下方的士兵急喊:“隊長小心!”

    就見上方窗口出現一個人影,他本能的猛將身體貼向石壁,就聽見“呼”的一陣風聲,接著后背火辣辣的疼,敵人投擲出的標槍貼在他的后背落下,鋒利的槍尖劃破了他的衣服。

    情況非常危急,第2根標槍很快就會再次襲來,身在半空中的泰倫圖斯將避無可避,求生的欲望讓他在此時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他雙腳猛蹬石壁,雙手快速交替,緊拽繩索,竟然以比之前還快捷幾倍的速度向上攀登,等他抵近窗口時,敵人已經拿出第2根標槍,要向他投擲。

    他迅速的抽出短劍,倉促的向前一刺。

    敵人躲閃不及,被劃傷了面頰,慘叫著往后退了幾步。

    泰倫圖斯抓住這一空隙,左手扒住窗沿,用力一撐,整個身體就翻入了塔內,在地上就勢一個翻身,右手的短劍就又刺了出去,正好刺中那名敵人的胸膛。

    一眨眼間,兔起鶻落,雙方就決出了勝負。

    那名敵人一臉驚愕的倒下,似乎不愿相信這個事實。

    泰倫圖斯在如此危險的情況下,能夠逃脫性命,并很快反敗為勝,可以說是將他10多年來艱苦訓練的本領發揮到了極致。

    脫離危險的他此時才感到手軟筋麻,回想剛才險些去了冥獄,身體不自禁的沁出了一身冷汗。

    但他沒時間歇息以緩解情緒,而是拿著短劍又沖向了其他的敵人。

    通常在深夜,利利俾港口燈塔里只有一個守塔人值夜,這段時間增加了幾名人員是為了開啟水門,讓運輸糧食的迦太基船隊進出。塔里本身沒有士兵,但是當初該城的設計者為了防御的需要,在這個天然防波堤上并沒有建造上下城墻的石梯,而是將城墻的尾端和燈塔融合在了一起,這樣防波堤軍營里的士兵要上城墻必須通過燈塔,而夜晚在這段城墻上巡邏的哨兵也可以直接進入到燈塔中。

    還好總共也就5名利利俾士兵,怎會是兇神惡煞般的山嶺偵查隊員的對手,很快就被山嶺偵察士兵們干掉,其他人也被俘虜,但突襲的10名隊員中也有一人被標槍刺中,奄奄一息。

    泰倫圖斯帶和士兵們帶著俘虜,趕到燈塔下層一個像巨大磨盤似的裝置面前,齊力推動它,降下的水門再一次緩緩的升起。

    接著,又有一名隊員趕到塔頂,拿出準備好的火把點燃,然后高高的舉起。

    這樣一來,燈塔上就有了兩股燃燒的火焰,火光穿破漆黑的天幕,傳向了極遠處的海面,在正西面停泊著戴奧尼亞西西里艦隊的一百多艘戰船,還有少部分戰船在追擊著逃竄的迦太基貨船。

    “大人,利利俾燈塔上傳來了我們的信號!”一直在旗艦甲板上焦急等待的艦長興奮的喊道。

    “那還等什么,立刻給我加速前進,目標利利俾!”塞克利安臉上也難掩興奮。

    甲板上滿載的第二軍團士兵們此刻也都明白偷襲利利俾港口成功,個個摩拳擦掌,興奮不已,但格于軍令,沒有人大喊出聲。

    而在北面,第三艦隊100多艘戰船也滿載士兵在朝著利利俾港口急速趕去。

    ……………………………………

    由于心中一直掛念著“昨晚向帕勒莫斯運送援兵”之事,所以今天到了傍晚,伊米瑟雷就幾次派出奴仆到港口,詢問:去了帕勒莫斯的利利俾貨船有沒有返回?

    得到的回答都是:“沒有。”

    他的心腹勸慰他:“救援帕勒莫斯的貨船不但要避開南海岸的戴奧尼亞艦隊的巡航,還要不被距離它更近的北海岸戴奧尼亞艦隊發現,不可能這么早就返回……”

    伊米瑟雷想想也有道理,就沒有再派人去關注港口,到后來身心疲憊的他也墜入了夢鄉,直到被奴仆叫醒,他還迷迷糊糊的問道:“貨船回來了?”

    “主人,港口那邊響起了鐘聲!”

    “鐘聲?!”伊米瑟雷心中一驚,睡意全被嚇醒:“有敵人入侵港口?!”

    他猛地跳下床,一邊抓起衣服,一邊對奴仆喊道:“快去備馬!快去!”

    

  http://hxwei.cn/guxilazhidizhonghaibazhu/1248569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