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鳳云歸 > 第314章 無法釋懷

第314章 無法釋懷

    云戰輕吻了吻凌蘇的額頭,看著她蒼白的面色之上多了一抹紅暈,云戰忽而感覺很是苦澀。

    這般美好的人兒,上天為何如此殘忍,他多想把自己的生命渡給蘇蘇一些,這樣,兩人便能攜手彼此。

    “云戰,你說如果有一天我們不得不分開,你會不會想我呢?”

    回太子府的路上,凌蘇靠在云戰的胸口,似想到了什么,淡淡的開口,語氣之中不難聽出一絲傷感。

    “我們永遠不會分開,所以,這種情況不存在!”

    云戰聽到凌蘇的話后先是愣了一下,隨后語氣堅定的回應著凌蘇的話。

    “怎么會不存在呢,到我們老了,肯定會有一個人先走的啊,無論是你先走,還是我先走,總歸是要有一人獨活的呀!”

    凌蘇這樣說道,其實她也很想像云戰那樣想,但是,她有一種預感,他們這樣平靜的生活過不了多久。

    “我不會讓你先走,我云戰不答應,就算是閻王也帶不走你!”

    “噗!哈哈哈,云戰,你說我怎么會喜歡你這種霸道的男人呢,一直那么冰冷無情,還記得初識時,我闖進福滿樓,撞見你跟端木云抱在一起嗎?”

    凌蘇被云戰這樣霸道的言辭給逗的哈哈大笑,她真的弄不清楚自己怎么就愛上了這個男人呢,那個時候,云戰可是徹頭徹尾的冷酷無情呢。

    而云戰被凌蘇這么一說,想起當初被她撞見的事情,臉上露出一抹尷尬。

    “那個時候我是認定了云兒的,我從未想過自己會愛上一個女人,所以,與其娶一個聯姻的女子,就不如直接選擇云兒!”

    “你知道嗎?那個時候,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殺意,比端木云離開時的殺意更濃,那是被撞見后,皇權不可侵犯的威嚴,如果那個時候琉璃沒有闖進去把我帶走,我想,那日到最后,我一定會喪命在你的手中!”

    憶起那時,凌蘇臉上洋溢著笑容。

    “不會,我們的緣份不允許我對你下手!”

    “切!那個時候你便認出了琉璃是不是?”

    想想云戰定是認出了琉璃,所以,才會對她手下留情,而琉璃也是知道那對面的人就是云戰,也篤定了云戰會認出他,才會直接闖進福滿樓。

    雖說琉璃會對自己奮不顧身,但是東云國太子殿下這個名號可不是蓋的,沒有十足的把握,琉璃斷是不會那般莽撞行事的。

    “嗯,第一眼便認出了,他的那雙鳳眸與母后太過相像,很容易認得出!”

    “還真是老奸巨猾呢,那你的云兒縷次害我,你為何就看不到,還是說你明明看到了,就是不想管!”

    凌蘇說到最后,話語尖銳了起來,云戰聽后,只有沉默不語,因為這個問題,他怎么答都是錯的。

    而且,那個時候,他的確是看出了云兒暗地里有些小動作,但是,在他看來,那些都無傷大雅,便也就由著她去了。

    可是沒想到,蘇蘇竟在這個時候拿出來跟他翻小帳,這可讓他如何是好!

    云戰的沉默引起了凌蘇的不滿,她從云戰的懷中抬起頭來,看見云戰一臉沉思的樣子,她瞬間惱火起來。

    “喂,云戰,你說你是不是就是喜歡那個端木云,看看‘云兒云兒’叫的多親熱,你還真是太子呢,風流的很,處處留情!”

    見凌蘇這樣不依不饒的,云戰心道不好,這個小女人怕是又要鉆進牛角尖里了,就連他沉默都是錯了。

    “蘇蘇這么說,我可是真的要傷心了,我云戰生人二十余載,心從未停留在任何女人身上,云兒也只是恩情,那份情誼是斷不了的!”

    最后,云戰也只好嘆息一聲,如是說道,可凌蘇好像對于云戰這樣的說法并不滿意,她盯著云戰,竟一時紅了眼眶。

    “你可知我受了多大的委屈?你可知當初如果不是陰差陽錯被赤雨帶走,我便已經被你的云兒給毀了?她的婢女便是我的下場?”

    凌蘇像是開了閘的洪水般,竟就想把這么長時間以來,她受的委屈一塊都倒出來。

    而云戰聽著凌蘇這樣痛心的敘述,心有余悸,他更怕凌蘇因為回想這些事情,刺激到大腦,那樣會加速腦袋里的那個東西的生長。

    這些都是琉璃告訴他的,而前兩次,蘇蘇在受到刺激之后的結果,他不想再看到了。

    “蘇蘇,都是我的錯,如果我能早些看清對你的感情,我們之前也不會有這么多的誤會與磨難!”

    “不!就算你早就看清了對我的感情,但是在最危難的時候,你還是會義無反顧的選擇救端木云,這是你欠她的!你用我們孩子的命去報了恩,你居然還覺得不夠!”

    凌蘇越說越激動,明明她都想好了,要把所有的事情給化解掉,讓那些不開心的事情都隨風消散,也好陪云戰度過最后的時光。

    可一說到那個還未出世便沒了的孩子,凌蘇覺得自己的心都跟著絞痛。

    “蘇蘇,孩子的事情,是我的錯,要打要罵都隨你,你別激動!”

    云戰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凌蘇,他只能將已經有些顫抖的凌蘇攬入懷中,大掌輕輕的撫著凌蘇的長發。

    凌蘇在云戰的懷中,眼淚不經意的流了下來,她的委屈還沒有細數完,可是,與云戰這般親近的在一起,腦海中蹦出了她在書房外聽到云戰說的話。

    她苦笑,不是說好了要放下前塵往事的嗎,現在自己這是怎么了?是太過壓抑了嗎?

    “云戰,我之前是想好了的,我會把所有受過的委屈都放進肚子里,永遠也不再想了,可是······想到孩子我還是無法釋懷!”

    凌蘇的手緊緊地攥著云戰的衣袖,那是她壓抑的情緒沒有得到釋放的表現。

    “那個孩子不僅你無法釋懷,我同樣無法釋懷,但我們以后還會有很多的孩子,蘇蘇,答應我,以后我們多生幾個可愛的孩子,承歡膝下!”

    云戰的內心抽痛著,如果那個孩子現在還在,應該快要出生了吧,他會像誰呢?

    這么一想,云戰竟對他跟凌蘇以后的孩子有了期待,可是想到凌蘇的病情,云戰的眸子又暗了下來。

    書客居閱讀網址:

    

  http://hxwei.cn/fengyungui/1248571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xwei.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